處方籤背後的故事

處方籤背後的故事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用藥是臨床醫師必須與時俱進的基本功。我出道得巧,恭逢近20年精神科藥物成為製藥產業當紅炸子雞,抗憂鬱藥、抗精神病藥,加上延緩失智症惡化等新藥推陳出新,治療概念連翻幾番。

新的治療概念告訴我,包括恐慌、強迫、畏懼等慢性焦慮疾患,第一線用藥應該是新一代抗憂鬱藥,不是具有鎮靜、肌肉鬆弛與安眠等療效的苯二環類(benzodiazepine)抗焦慮藥;後者僅限於「救急」─也就是治療初期抗鬱藥效果還未發揮時,得謹慎來使用緩解部分症狀。

新知唾手可得,要改變處方習慣,拿服用兩星期才有藥效的新藥,取代立竿見影的舊藥,可沒那麼簡單。雖然一般民眾對苯二環類抗焦慮藥多存有成癮、依賴等負面印象,但很難要情緒瀕臨(或已經)崩潰的患者再忍半個月「靜候」療效─明明就有藥能讓病人暫時不用在屋裡踱方步,或闔上眼得到幾小時睡眠。

但為了防堵部份不按指示使用者藥物成癮而完全不給,就像治療感染高燒病人,只照著細菌培養開抗生素不給退燒,學理雖站得住腳,情理卻說不過去。

藥物既出,駟馬難追。少部份病人症狀改善了九成、甚至九成九,抗鬱藥也按治療準則給足劑量與時間後順利停藥,生活規律,運動適度,且遠離咖啡因,就是無法完全停用苯二環類藥物(多半為了助眠)。過去和一位在國外工作多年的前輩共事時,被他曉以大義後完全斷藥的病人,便偷偷跑到隔壁診間找我幫忙……。

台灣醫療可近性高,一心求藥的病人不難找到「貨源」;且病人間相互「周轉」、「接濟」藥物,一直都是「不能說的祕密」。

面對此一現實,幾經思索,我決定抱著與其讓病人四處碰運氣,不如本著專業繼續把關。平心而論,以安全、少量的安眠藥換得一夜好眠,即便一時無法停藥,算不上「罪大惡極」吧?

開出去的藥 並沒有全進到病人肚子

但我始終懷疑,開出去的藥並未全下病人的肚,只是「君子欺之以方」,總不能老在診間扮法官,對病人的話語句句質疑。不過,偶然讀到作家駱以軍描述提供他新型安眠藥「史蒂諾斯」的「藥頭」─一位典型的家庭主婦,公寓裡愛心收養數十隻流浪貓,且陪著癌末父親到最後的中年兒女─心中還是一怔,因為她的面貌和許多在我進出診間的患者是那麼相似!在求診者眼中,我是不是太天真?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56期 2011-11-01 00:00:00.0

關鍵字: 處方、病人、藥物、夜貓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