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誰在乎我們的夥伴?】預防愛滋器捐事件中發生「伯仁之死」憾事

【有誰在乎我們的夥伴?】預防愛滋器捐事件中發生「伯仁之死」憾事
  • 作者 : 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我是臺大醫學院與醫院培育出來的精神科醫師,也是移植醫師的家屬,雖然暗暗慶幸外子因出國和這回震驚社會的愛滋器官移植事件擦肩而過,但想到五位剛接受移植的病人及家屬深陷罹患愛滋病無以名狀的恐懼,以及臺大、成大兩院數十位參與手術同僚亦因不知情暴露於高風險情境忐忑不已,我為自己內心些許僥倖之心深感慚愧。

我的強烈不安除了來自近日衛生署與臺大醫院發布之訊息,似有定調此一不幸事件為個人失誤之傾向,更來自十多年前一件罕為人知的醫師自殺悲劇。一九九五年十月,台北榮總爆發院內感染事件,六位病人因接受電腦斷層檢查時未遵照無菌操作標準流程,重複使用螺旋導管注射顯影劑而感染瘧疾,其中四位不幸身亡。

喧騰一時的案子也改變許多醫療人員的命運,但最最遺憾要屬那年八月才上班的第一年住院醫師賴醫師,因執行當天六位病患的檢查從此承受莫大心理壓力。隔年一審雖獲判無罪,事發兩年半,仍不幸自殺,得年三十未滿。

因此,在檢討、咎責、甚至撻伐整個事件的高壓氛圍中,尤其是日後進入司法程序,相關醫療人員除了擔心感染,另一不能承受之重便是被視為「罪犯」。且不論司法最終裁決(包括可見的巨額賠償)為何,漫長的調查訴訟過程,就可能讓這群原本一片救人赤忱且大多數無辜的醫護人員懷憂喪志(其中肯定不乏自責傾向強者)。榮總賴醫師殷鑑不遠。

當兩院精神醫學、臨床心理與社工專業人員竭盡所能關注移植病人以及家屬後續心理反應時,請別忘了你們的同事;當媒體及社會大眾睜大眼睛看臺大醫院如何痛定思痛從錯誤中反省學習,能不能給相關醫療人員稍留餘裕。畢竟大家衷心期待的是更安全的醫療環境,決不止於揪出幾個人下台或判刑。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1-09-02 00:00:00.0

關鍵字: 器官捐贈、愛滋、器官移植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