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後 台灣人每5個就一個是老人

8年後 台灣人每5個就一個是老人
  • 作者 : 黃惠如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很多人都是愕然發現自己變老,台灣也是。

短短的14年內,台灣將三級跳,6年後將從老人比例超過7%的高齡化社會,進入老人比例14%高齡社會。緊接著8年後,躍升為超高齡社會,每五個台灣人就有一個是老人。

台灣老得太快太猛。法國經歷115年、瑞典花了85年,老人人口從7%成長到14%,台灣只花了24年。

而失智症,這個道道地地的高齡化疾病,無論哪個社會,65歲以上的人約有10%的風險將會得到這個疾病,而戰後嬰兒潮(60~80歲)將把失智症推向高峰,美國「對抗阿茲海默症」創辦人弗拉登格柏警告,部份亞洲國家人口下降、愈來愈多人依賴健康照護體系,恐將拖垮國家財政。

父親失智、身為失智症家屬的內政部長江宜樺也深覺,家中只要有一個老人出狀況,全家人第二代、第三代都會被綁住,遑論追求夢想,就連出國都變得奢侈,「這樣會影響國家生產力」。

失智大軍已經壓境,但到了台灣失智照顧現場,卻患寡又患不均,資源稀少又城鄉分配不均。

日照中心│城鄉差距大

日照中心只要出了台北市12家,跨過河到了新北市,就只剩下4家,全台灣總共也不過才69家。內政部立下3年內成立120家的日照中心的目標,內政部長江宜樺略顯不滿地說,當他知道有些縣市竟然連一所日照中心都沒有,「只能說這些縣市沒有認真推動。」

但即使未來日照中心普及,「現階段的挑戰是使用量,」士林老人服務中心副主任徐國強直率指出。

有些縣市無法推廣,因為日照中心的觀念、收費、服務品質並未受到肯定。因為城鄉差距,有些人認為長輩放在家裡就好,無需一群老人送去同一個地方。就收費來說,以士林日照中心的收費一個月1萬5千元,其實已經咬牙13年未調整,還是有家屬覺得負擔沈重。

團體家屋│照顧品質高,但人力成本高昂,全台僅有4家

有別於外勞、安養護機構,新照顧型態出現,就是團體家屋(group house),「一個比家更好的地方,」士林老人服務中心主任簡月娥形容,目前台灣只有4家團體家屋。

只是高照顧人力造成經營壓力。士林團體家屋的房租已是基督教教友以半價半送半租,每一間個人房都還要4萬元上下,其他團體家屋更覺得不敷成本,咬牙苦撐。造成政府雖然鼓勵試辦團體家屋,但很少業者願意投入。

團體家屋的理念是以「生活」代替「復健」,在台灣也需要更多溝通。在瑞典、日本,只要失智長輩還能做,照顧者就不出手替他做,儘量維持生活機能,但台灣老人有「公婆心態」,覺得自己老了,應該盡量不動手,家屬也覺得花了那麼多錢,為何還要長輩種菜、洗碗?

居家照顧│卡在制度框架裡

其實,團體家屋還是失智中重度的後送機構,無論中西方,老人家還是喜歡在自己熟悉的環境終老,居家服務理應扮演重要角色。

而要有好品質的照顧,有賴照顧服務員的專業。偏偏台灣照顧服務員社會地位低,勞力吃重,造成流動率高,專業累積不易。雖然目前取得照顧員證照的約有4000人,僅有一成在居家照顧執業,其他湧進醫院當長期看護或機構裡。

瑞智學堂、瑞智互助家庭│延緩輕度失智,也舒緩家屬身心

台灣失智症協會的瑞智學堂透過藝術創作、合唱等課程與活動引導,維持輕度失智病人認知與活動功能,也紓緩家屬身心。

瑞智互助家庭更是針對家屬的新型態服務。位於民生東路的阿扁之家舊址改裝成無障礙空間後,提供給失智病人與家屬打麻將、唱歌,並互相交流之用。

失智緩和安寧│法律已經通過,但民眾缺乏認知

這次法律走在民眾意願前面。去年安寧緩和條例修法,八大非癌症末期的疾病可適用安寧緩和醫療,而失智症是其中之一。

雖然醫界與民眾對癌末安寧照顧漸有共識,失智卻非如此。榮總神經內科主治醫師王培寧解釋,失智症病程比癌症長,雖然多數家屬知道,失智是一種會退化的疾病,但大部份家屬不認為失智症會致死。而且「誰來決定?」因為病人自己往往已經無法表達意願。

失智追擊著台灣,迫使台灣要更積極做該做的事,因為對失智友善的社會,也就是對每個人都友善的社會。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53期 2011-08-01 00:00:00.0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