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蘇媽媽 是我拖累他,不是他拖累我

家屬蘇媽媽 是我拖累他,不是他拖累我
  • 作者 : 黃惠如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蘇伯伯和蘇媽媽的組合就像一般的台式家庭的夫妻,先生寡言木訥,太太靈巧機敏。

蘇媽媽哪都想和蘇伯伯去,他們去了4次花博,也才剛去了南投和宜蘭進行兩次冒險之旅,走步道和溪底,路很難走,但還是成功了。

蘇媽媽報名任何活動前都向主辦單位說,蘇伯伯記憶不好,但體力還可以,敦厚的台灣人依舊派出導遊小姐和司機在旁保護,讓蘇伯伯完成全程。

「不是我照顧他,是我們互相陪伴,」蘇伯伯經歷4次小中風後失智至今,已經是中度失智。

幾乎每個失智症家屬一開始都走過這段,很想兩個人一起「走」,這個走,指的是絕境。「老公是我們依靠的人,一個女人後面沒有依靠……」言至此,蘇媽媽哭到要找面紙。

蘇伯伯剛失智時,家裡經濟頓失重心,蘇媽媽很想快點回去上班,蘇伯伯的中風和糖尿病有關,蘇媽媽以為只要把蘇伯伯的糖尿病控制好,就能恢復正常生活,怎知蘇伯伯狀況還是往下掉,每天眼神呆滯在客廳坐一整天,「有體無魂」。兒女都在外地上班,蘇媽媽不知道這條路怎麼走。

直到某次複診,蘇媽媽還是向醫生嚷著她何時才能回去上班?醫生試著問,要不要開抗憂鬱的藥給妳?蘇媽媽一驚,說不要,醫生說,那妳就要調適。醫生給了蘇媽媽失智症協會的資料,蘇媽媽開始上課學照顧技巧,才知道每個失智病人都不同,要依照個性、情況量身訂做。

第一個難關是蘇伯伯要戒菸。

蘇伯伯是老菸槍,失智後還是有菸癮,忘了自己抽過了,每天抽20幾根。醫生強力要求戒菸。連一般人都很難戒菸,何況失智病人。

一開始,蘇媽媽把所有的菸藏起來,但蘇伯伯會自己偷偷出門去買。後來,蘇媽媽跟商店聯手不賣菸給蘇伯伯,哪知蘇伯伯還是難擋菸癮,到街頭巷尾撿菸蒂抽,蘇媽媽只好追著他,連上廁所都不敢去,講到這段,蘇媽媽難掩難堪,說這段時間,她很想死。

蘇媽媽後來很驕傲,還是讓蘇伯伯戒了菸。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53期 2011-08-02 00:00:00.0

關鍵字: 失智、蘇伯伯、菸癮、蘇媽媽、醫生、瑞智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