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們,割包皮落伍了!

  • 作者 : 王梅

曾陽晴、黃文博的包皮論
 

割包皮的問題在台灣很普遍,包括太太、媽媽、男人自己,大家都關心,但又不知道該問誰,「貧乏無知,但又求知若渴,」性學研究專家、清大文學博士曾陽晴形容,「學校的健康教育實在應該講得更清楚,」他呼籲。

關於包皮問題,男性與男性之間似乎十分難於啟齒,彼此也很少討論,認為是暴露自己的隱私。資深廣告創意人黃文博舉出自身經驗:台灣這方面的衛教做得實在不夠好,「明明是生理問題,卻當成道德問題,認為是不能碰觸的禁忌」。在家裡父母不講,學校裡老師語焉不詳,絕大多數的衛教都是來自偷看A片與黃色書刊,「有恐懼感、陌生感,但又充滿好奇,都是胡亂摸索。」

曾陽晴比較幸運,念國中的時候教健康教育科目的是一位觀念開明的神父,很清楚地告訴這些茅塞初開的毛頭小伙子,該如何清理、保護自己的性器官與正確的性知識。

曾陽晴觀察,某些男性的確很在乎包皮長短,甚至認為太長是一種「恥辱」。他回憶當兵入伍的時候,全連100餘名弟兄一起脫光洗澡,許多人還會私自偷偷比較,包皮長的很明顯會自卑,覺得自己沒長大,不能算是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的男子漢,連上廁所都刻意遮遮掩掩。

黃文博附議這種說法。對某些男人而言,割包皮和一般女性隆乳、整容,意義相同。就像不少女性羨慕別人胸部豐滿,某些男人「會和別人比較性器官好看不好看」、「介意大小、形狀、色澤」、「尋找性器官的典範」,而考慮動手術。服兵役期間,周圍約有一半的同僚割了包皮,而且一傳十,十傳百,「好像流行傳染病,」他比喻。

目前擔任中原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助理教授的曾陽晴並不鼓勵男人割包皮。他曾研讀過上百本《中國房中術》,發現中國老祖宗幾乎從不談論這個問題,也不建議該如何做。他進一步解釋,若是從中醫的角度來看,房中術相當於一種練功術,如果男人把包皮割掉等於阻斷血脈和氣,會有不良影響。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04期 2007-07-01 00:00:00.0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