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榮總腸胃科病房護理師│邵筱雯 因為醫院制度好 我才留下來

台北榮總腸胃科病房護理師│邵筱雯 因為醫院制度好 我才留下來
  • 作者 : 李佳欣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清晨8點,窗簾拉起,陽光灑進了榮總腸胃科A121區的病房內,穿著白袍、頭戴白帽的邵筱雯推著護理車走進病房。

「伯伯早啊!」因為90歲高齡的王伯伯有重聽,邵筱雯邊把推車推至床前,便將整個身子湊近他耳邊:「伯伯,你昨天吃得好不好啊?」、「你今天還要不要打點滴?」

王伯伯揮揮手說:「哎唷,我不要!小便很稀。」

邵筱雯邊操作血壓器邊笑著說:「好好好,那今天就不用,我跟醫生說,把點滴先停掉。」

離開前,她輕輕地摸著王伯伯的頭說:「我晚點再來,你今天血壓很好唷!」

*        *        *

每天上午7點半左右,完成與大夜班同事的交班,邵筱雯便正式開始一天工作。

她先替病患測量血壓,輪完一圈後,再開始給藥。醫師巡房前,邵筱雯再和醫師討論病患的病況。若有病人安排檢查,就要向病患與家屬做衛教。

光把這些例行的工作做完,就到中午了,但還要把這些工作輸入電子護理記錄系統後,才算告一段落。等病人吃過中飯,同樣的流程又得再重複一次。

跟病人聊天 揪出大腸癌

對邵筱雯來說,病房護理工作最大的挑戰是得在同一個時間內,清楚掌握六、七個病人的不同需求,「即使工作突然被打斷,處理完之後也要立刻記得要從哪些接下去做,」邵筱雯話才說完,遠處就有病人突然按了呼叫鈴。

榮總A121病房共有43床,白班有6位護理師,平均一人負責7個病人,相較國內其他醫院已經算少。只要有一位病人有突發緊急狀況需要支援,每人平均照顧的人數就增加,這也是護理人員最害怕的事。

邵筱雯回憶起工作第三年,有次值夜班突然遇到病人大吐血,她沒有經歷過這種狀況,嚇得手忙腳亂,幸好有資深的學姊掌控大局,要她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照做。現在,一旦發生病人緊急狀況,她就能立刻判斷何時該插管、抽痰、輸血,並快速尋找機動的護理人力支援。

不讓護理師過勞,護理人員才有機會展現專業,好處還是會回到病人身上。像是能察覺被病人忽略的身體警訊。

幾個月前,邵筱雯幫一位罹患肝腫瘤的老先生量血壓,本來只是想知道病人是否清楚自己的病況,結果老人家開始向她抱怨長期半夜拉肚子的困擾,還說自己已經瘦了15公斤。她感覺這些症狀像大腸癌,建議醫生安排做檢查,果真如她所料。

在榮總從事護理工作至今七年,邵筱雯不諱言工作前兩年常萌生轉換跑道的念頭。尤其第一年,她常因為病人狀況惡化而自責,「看到人命從你手上失去,有很深的無力感,會懷疑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邵筱雯說。而且臨床的壓力也遠超過她在學校時的想像,因為跟病人說的每句話都得負責,不像念書時大概看懂就好。

爸媽親手送便當到醫院

能夠走到現在,邵筱雯認為很大一部份是家人的包容與支持。她的父母很驕傲女兒是護理師,不只會聽她抱怨工作,還會給她實質的支持。

工作前幾年,邵筱雯常加班到十點多,結果爸媽擔心她吃得不夠營養,就親自送便當到醫院。如果值大夜班,則全家配合她作息,「我媽會把電鈴拆掉,電視也調成靜音,」邵筱雯說。

邵筱雯並不覺得父母的期望是壓力,因為她自己也很喜歡護理工作,專業且能夠助人。她從未想過要當美容師或空姐,因為「美容師叫病人做一個療程,是為了增加業績,但我叫病人做胃鏡的時候,是真的覺得對他好,」 邵筱雯說。

即使有理想,良好的工作條件與制度也是誘因之一。通常護理工作「兩年熟悉、三年倦怠」,但筱雯第三年剛好從約聘轉為正職,就讓她更捨不得離開,「如果我今天待在苛刻的私人醫院,也許可能就會離開了。」邵筱雯有B型肝炎,醫師不建議她熬夜,她的護理長知道後,也盡量減少她輪夜班的次數,同事也能體諒。

唯一讓她掙扎的是學業, 邵筱雯一直還想回到校園念研究所,為自己累積更多專業知識,「大多數的病人不認為護理人員有專業,要改變這觀念不容易,」邵筱雯認為有學術基礎支持,護理人員的專業才能爭得更多尊重。

得知榮總院內開設不少與學術研究相關的課程,她現在也利用假日去上課,慢慢開始嘗試結合學術與實務經驗。

不少護理人員會在約第七年離職,邵筱雯觀察,能撐過三、四年往往就已克服倦怠感,選擇離開多半還是為了家庭。

受訪時,邵筱雯結婚才剛滿一個月,因為丈夫也從事醫療相關行業,所以較能體諒她的辛勞,上白班時,兩人就有共識晚一點吃飯。不過,邵筱雯也擔心未來要是有小孩,自己是否還能繼續堅持下去。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52期 2011-07-14 00:00:00.0

關鍵字: 制度、病人、病患、護理、邵筱雯、學術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