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醫生需要對病人更有同理心

我們醫生需要對病人更有同理心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陳昱任

從五個多月前開始,我鼓起最大勇氣,按照牙醫師指示規律就診,徹底「整治」門面。

過去,我是個不到牙疼、長膿包等所謂「牙科急症」的最後關頭,絕不輕上診察椅的牙科患者。然不幸的是,不知是嗜吃甜食抑或諱疾忌醫,卻造就了一口爛牙──對於靠一張嘴謀生的精神科醫師而言,始終是個難以啟齒的缺憾。

為此,我偷偷翻閱了牙科學與心理學相關文獻,都有關於「牙科恐懼(dental fear)」現象的描述,且鄭重其事統計其盛行率、分析可能成因、以及擬定治療對策。據稱5~10%的美國成年人有嚴重的牙科恐懼,也就是「牙科畏懼症(dental phobia)」,但看在精神科醫師眼裡,卻絲毫無法轉換成「同病相憐」的療效。

分析我的牙科畏懼症

說來諷刺,認知行為治療(cognitive behavior therapy)是最有效的非藥物治療,卻也正是我的必備基本功。有此困擾者可先學習放鬆技巧,再透過想像或實際接觸,採漸進方式暴露於牙科治療情境,直到恐懼與焦慮能有效克服。

但有專家指出,恐懼並不全為治療情境觸發,牙醫師若能以非威脅性的語言與態度預先解說治療過程──包括聞到的氣味、發出的聲響等,並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以稱讚做為正增強(positive reinforcement),病患便能透過「認知重建(cognitive reframe)」,以新的正向態度戰勝「牙科恐懼」。

無論是懼高、怕血、怕蜘蛛,甚至畏懼牙科治療,任何一種畏懼症的論述還強調早期、通常是幼年的「創傷性經驗」,且這些經驗極可能透過「潛抑(repression)」的心理機轉被遺忘。

顯然我的「潛抑機轉」並不完全,因為三十多年來心中始終存著一幅景象:一個剛下牙科診察椅淚水未乾的四歲女孩,坐在外公腳踏車橫桿架上的籐製兒童椅裡,懷中緊抱作為補償(抑或獎賞)的紅通通進口大蘋果。我絞盡腦汁,確實想不起再早一點的畫面可能是極為慘烈的治療過程,但我相信深諳精神分析的同行,腦中應已浮現許多連當事人乍聽都覺不可思議的聯想。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52期 2011-07-14 00:00:00.0

關鍵字: 畏懼症、牙科、同理心、醫生、病人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