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石岩談 陪伴親友走過地震傷痛

圖片來源 / 許育愷
瀏覽數2,063
1999/10/01 · 作者 / 編輯部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3期
放大字體
9月21日凌晨,誰也無法忘記, 在溫暖舒適的被窩,在與親人相擁的夢中, 瞬間的一震,家園傾毀,生離死別。 台灣人共同的傷痕,福爾摩沙難以承受的創痛,集集大地震。 面對亡者,面對災區的同胞,面對這受傷的島嶼, 生在台灣土地上的每一個人,如何紓解心裡的傷痛? 如何擦乾眼淚,勇敢地活出新生?

地震發生後,我一直觀看新聞,我很關心、投入很多。當人碰到大的災難,通常都會非常的恐懼,而當有家人死亡,就會在恐懼中加上生離死別的創傷。

由恐懼、創傷進而產生絕望、孤立,最後情緒跌落谷底,以致沮喪鬱卒。

在這個時候,我想對於亡者,應該有這樣的想法,心裡就會比較好受一些。從過去死亡學的研究來看,一些曾經有過瀕死經驗的人說,一個罹難者經過這樣的痛苦而死,最後都會「脫體」而出,也就是脫離受苦的軀體,到達另一個世界。

脫體後,就是一種痛苦的解脫。罹難者家屬應該了解,受難的人並不會一直夾在那棟建築物裡面,他已經脫體,離開那裡了。

看更多
普悠瑪翻覆意外》不只倖存者和家屬 連醫護、救災人員也難逃創傷症候群 更需要細心關懷 什麼!原來沒有腸胃型感冒? 為什麼我家孩子矮一截?破解長高5大迷思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易和感冒搞混 這病讓天后憂瀕死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