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復原•昇華

重建‧復原•昇華
  • 作者 : 林芝安
  •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災難與變故是歷史的常態,從國外社會處理壓力、撫平傷痛的歷程,能提供台灣什麼樣的借鏡?

人受傷,會因疼痛而哭喊,需要更多的呵護關懷。社會也會受傷,像大片大片傷疤硬被撕裂,痛到麻痺哭不出來,像失了魂魄似,找不到回家的路。

心理學家卡蕾安(A.Kalayjian)歸納,災後社會通常會經歷兩階段:前階段是急性期,伴隨而來的情緒是害怕、震驚、麻木空虛、對生命失去意義與懷疑;後階段是長期復原期,集體反應是認清事實、試圖找回生活的意義並重建社會秩序。重要的是,社會原有的民族性格、宗教信仰、傳統文化,就決定集體災後復原力的強弱。

此外,居民對土地認同的強度,也是左右災後集體心靈重建的關鍵因素。

面對天災,在土地認同感較低的社區,實施集體遷移不失為重建的好方法。

如經常發生地震的美國加州,或前陣子發生在佛羅里達州,居民因強烈颶風被迫撤離住家,兩地住民以移民居多,土地歸屬感較薄。所以當政府以安全理由要求遷居別處時,居民不會抗拒。

但是,大舉遷村的方式,並不適用於對土地有濃厚感情的傳統社區。強迫遷移,只有加深居民的心靈創傷。

卡蕾安曾對土地有強烈認同的亞美尼亞人進行調查,研究這個古老民族面對天災後,集體如何進行心靈重建。

1988年12月7日,大地震將亞美尼亞(位於外高加索南部,緊鄰土耳其、伊朗,總人口不超過兩個台北市的小國),震得支離破碎。地震過後,政府基於安全理由要撤離他們,憤怒且沈痛的哀傷蔓延全國,沒有人願意搬離家園。

卡蕾安深入災區發現,這股集體哀悼出於人民對這塊土地的強烈認同,「我們的祖先的祖先的祖先世居此地超過三千年,我們的根在這裡,」曾遭受種族大屠殺的亞美尼亞人哭喊,拒絕撤離岌岌可危的家園。

幾近相同的吶喊畫面在台中大坑山區播映,集集大地震震毀山區村落,政府建議遷村,居民毅然抗拒,因為「我們從清朝就住在這,比國民黨政府還早到,你有什麼資格叫我搬走?」大坑村落代表們不滿喊著。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期 1999-11-01 00:00:00.0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