積極治療,依然可以快樂過活

積極治療,依然可以快樂過活
  • 作者 : 張曉卉
  • 圖片來源 : 邱瑞金

積極治療,依然可以快樂過活

我是家裡3個千金之後的獨生子,全家把我當寶貝。國小時常覺得很疲倦,檢查後發現得了「腎病症候群」,爸媽很擔心,帶著我四處求醫,每天去打很貴的針,花好多錢。每次小便,都把我的尿用透明罐子裝著,放在太陽底下曬一個小時,看看有沒有變濁,有沒有尿蛋白。折騰好久,我既沒變好也沒更壞,家裡看我還是能吃會睡、能長高會長大,也就不再積極治療。

我在唸高雄醫學院醫學系二年級時發病,被醫生診斷為尿毒症。有天打完網球,覺得好累,爬住處的五層樓梯爬得臉色發白,會喘。醫生要我去檢驗所抽血,檢驗師看到我的尿素氮190,肌酸酐13,就問我:「你開始洗腎了嗎?」媽媽大吃一驚地問:「什麼!洗腎?」,才20歲,我到中山醫學院附設醫院做血液透析洗腎。

那時中山醫院的洗腎中心在舊大樓,又舊又暗,心情不由得跟著晦澀陰鬱起來。頭一回沒有做廔管,用鎖骨下靜脈洗,效果不好又過敏,全身發抖,洗完還是覺得渾身留著尿毒症病人特有的阿摩尼亞味道,嘴巴、全身都是。

媽媽很擔心,嘴裡叨唸著「能不洗就不洗」,怕這兒子前途黯淡,從此沒人要,她擔心到甚而慫恿洗腎室的護士嫁給我。後來我們就到長庚找腎臟科主任黃秋錦準備換腎。

等待換腎期間,每個星期要去長庚醫院洗腎3次,因為沒有勞保,每洗一次就要付一次錢。每隔一天,我就帶著5000元,獨自到高速公路上攔野雞車,從台中坐車到林口,想到家裡經濟沒有那麼好,一星期要花1萬5千元,去換取活下來的機會,總覺得很淒楚。

 

爸媽搶著要捐腎給兒子

 

爸爸媽媽都想把自己的腎臟捐給親生兒子。爸爸說兒子是他的,他要捐;媽媽就說她比較沒有用,若是出事,不會影響到家裡收入。醫師要他們別搶,得看誰的交叉配對比較適合才行。結果是媽媽的腎臟適合捐給我。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25期 2000-11-01 00:00:00.0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