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SARS學習

  • 作者 : 黃崑巖
  • 圖片來源 :

JoshuaLederberg是眼光犀利、字字珠璣的諾貝爾醫學獎得獎人,不少警句出自他的口。他說:大自然是無情的。DNA或RNA不是一成不變而乖乖地關在細胞或病毒殼子的化學物質,它們和人類一樣,共同享有這自然界,並時時在求突破。病毒基因有數不完的變異的可能,它們和人類一樣懂得如何生存,它的變異常會出其不意,防不勝防。人類必須醒悟沒人保證我們會在自然界永續。

芝加哥大學的WilliamMcNeill教授的話更直截了當:人征服不了大自然,我們逼病毒到死路,它們定會找機會反撲,生態太大的改變,對我們是禍,因為人類畢竟還是大自然中食物鏈的一環,我們吃,也能被吃。就像一方有飛彈,另一方就發展愛國者飛彈應付一般,對細菌以抗生素施壓,細菌就打出一張抗藥性的牌子。

不瞞你說,我在不少地方不斷強調生物的本能是求永存、是傳宗接代、是傳遞基因。如果有外來的力量擋這求生之路,它們就改變基因,另找出路,動物、植物都不例外,眼睛看不到的病毒,在這方面的能力更是驚人。問題是它們如何找這出路?它們窺伺的是什麼玄機?

人畜共處較為明顯的東南亞,尤其是包括中國大陸與台灣,常是新型病毒的出生地。只要查看一下1950年代以後,國際間協定命名流行性感冒病毒的新法,就知道我們這地區是呼吸道病毒突變的溫床。這命名新法,指明病毒出現之地,而香港、大陸各地、台灣不但沒缺席,而且頻頻上榜名。最近數年的雞型流感的病毒,更可說是香港特有,而來源是附近的大陸,讀者一定耳熟。人畜共處的地方,不同病毒之間的重組機會也就多,換言之,產生新病毒的機會就多,這種地方容易孳生蚊子等等媒介物,人畜病毒相會特別容易。所以新型病毒容易在東南亞出現,理由不難解釋。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4期 2003-05-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