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公衛凋零,是SARS災難的開始

  • 作者 : 編輯部
  • 圖片來源 :

台灣過去曾面臨比SARS更險惡的傳染病,從霍亂、瘧疾到日本腦炎&hellip

<p>世界衛生組織(WHO)剛出爐的疫情報告中,認定台灣目前是SARS傳播最快的國家。台灣比起其他出現疫情的國家,病例增加的速度遠快於其他感染地區。</p><p>短短不到一個月,從防疫成功的光環跌到最後一名,眼看一個個國家相繼從感染區除名,台灣疫情卻不見好轉。</p><p>在和平醫院爆發集體感染前,台灣病例不過29例,一個月內陡增超過350例。而自4月30日出現死亡病例,20天內,死亡人數超過50人。</p><p>醫院前仆後繼地倒下,在成功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陳美霞眼裡,其實是前線的公共衛生工作,預防和基礎醫療做得不好,在後線的醫院才會節節敗退。「前線的通報、隔離、衛生教育……等等圍堵疫情的衛生工作做得好,醫院自然能消化得了病人,」陳美霞指出。</p><p></p><p>不能阻止擴散,至少慢慢發生</p><p></p><p>「如果不能阻止SARS擴散,至少讓它慢慢發生,醫院、整個社會才能來得及處理,不會崩潰,」4月中三軍總醫院感染科主任張峰義觀察香港、大陸的疫情,在接受《康健》訪問時的提醒言猶在耳,但轉眼間的疫情變化卻令許多醫院措手不及。</p><p>「這是公共衛生體系累積了20年的惡果,」陳美霞斬釘截鐵地說,防疫要做得好,必須公共衛生體系和醫療體系搭配得宜,但是過去20年,台灣重醫療輕公衛的結果,造成傳染疾病難以阻擋的命運。</p><p>目前全國有17萬的醫療人力,卻只有5000位是公衛人力。而且這些從事公衛工作的人中,也只有3%真正具公共衛生學的背景。</p><p>台灣投注在全體醫療保健的經費,約佔每年GDP的5%,原本就低於一些先進國家,再加上全年度約5000億的預算中,花在疾病預防的部份只有3%。這次擔任防疫要角的疾病管制局,即使掌管全國疾病監測與控制,每年拿到也不過這塊小餅中的0.3%,經費、人力配置的比例,可見政府重視的程度。</p><p>台灣公衛體系原本有扎扎實實的脈絡,從中央衛生署、疾病管制局,一路到縣市衛生局、鄉鎮衛生所。</p><p>「早期傳染病控制很成功,是因為我們有很好的網路,就是衛生所體系,例如打預防針、病人查痰、耳朵驗血看有沒有瘧疾,這些統統是很好的網路,」新任衛生署長陳建仁表示,台灣公共衛生能有燦爛輝煌的紀錄,端賴當初深入台灣各鄉鎮360座衛生所發揮的功能。</p><p>陳美霞以SARS為例,如果台灣仍保有完整的基層公衛體系,衛生所能與轄區居民建立良好的關係,不只公衛護士和醫師容易掌握居民動向與健康狀況,更能落實居家隔離措施,確實阻斷可能病源。長遠地說,因為關係深厚,在日常生活的交談來往中就能傳遞防疫的概念,居民衛生教育才能真正落實扎根。</p><p>但這個完整的公衛體系,卻在1980年代醫院大型化的趨勢下,逐漸萎縮。</p><p></p><p>基層公衛萎縮,防疫前線失守</p><p></p><p>「醫院只加強了醫療的部份,卻無法取代原本基層的預防保健工作,也無法深入偏遠地區,」陳美霞感嘆。</p><p>醫院走向大型化,愈來愈多醫生不願下基層服務,衛生所很難覓得醫生。這樣青黃不接的時期,又碰上大批軍中衛勤兵退役,當時的政府於是將他們安插到每個衛生所,由於沒有接受正統醫學教育,素質良莠不齊,民眾失去對衛生所的信任,漸漸不再到衛生所。「公共衛生的結構開始遭到破壞,」陳建仁說。</p><p>SARS終於將這20年逐漸凋零的防疫大網,戳得更殘破。體系亂了,基層衛生所與衛生局,衛生局與醫院或衛生署的聯繫也無法井井有條,隔離名冊不易掌握,SARS就在這樣的漏洞間找機會。</p><p>根據《康健雜誌》實際採訪發現,有的衛生所不知轄區內有居家隔離者,還是透過鄉民告知才得知,更遑論實際的監控與照顧。</p><p>防疫之戰分秒必爭,但一些地區的衛生所,到疫情發燒之際還不知該做什麼,在沒有明確指揮的狀況下,乾脆自己上網找資料。</p><p>基層公衛人員反映心聲,他們必須知道關於居家隔離者,訪視、診斷、送醫、廢棄物處理的標準程序。也有人員反映缺乏防護的資訊與設備。還有的情況是,衛生所負責的幅員遼闊,人力不足以掌握所有接受隔離的居民行蹤,問題叢生。</p><p></p><p>院內感染雪上加霜</p><p></p><p>在台北、高雄接連爆發院內感染之際,基層公衛的防疫能力,更是倍受考驗。</p><p>每發生一次醫院集體感染,就不知有多少可能的感染原流竄在都市、鄉間。</p><p>一位南部基層醫療的醫師很憂心,如果不能掌握確實名冊,告知他們所有正確的處理程序,高雄長庚病人涵蓋的地理分布很廣,在醫院遭感染的病人或家屬,隱匿就醫史,再回到鄉里就醫,將使疫情更是一發不可收拾。</p><p>上下缺乏聯繫、專業人力不足、在長期重醫療輕公衛的環境下,台灣基層公衛網已經漏洞百出,面對SARS,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疫情延燒。</p><p>SARS只是21世紀第一個橫掃全球的新興傳染病。接近5月底,世界衛生組織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第56界世界衛生大會中,嚴正提醒更可怕的傳染病還會接著來臨。</p><p>如果積弱萎縮的基層公衛體系,不能藉著這次SARS疫情,大刀闊斧重建它的防疫能力,台灣在未來還不知道會面臨多少次的災難。(顧景怡採訪、整理)</p><p></p><p>台灣防疫體系出現哪些問題?</p><p></p><p></p><p>中央</p><p></p><p>指揮體系混亂</p><p></p><p>地方</p><p></p><p>資源整合不足,與中央協調不佳</p><p></p><p>醫療體系</p><p></p><p>院內感染控制馬虎,警覺性不足</p><p></p><p>醫師</p><p></p><p>醫學教育分科太早,缺乏處理感染疾病&確實問診的能力</p><p></p><p>基層公衛體系</p><p></p><p>功能萎縮,無法落實預防、通報、教育的功能,第一道防疫線失守</p><p></p><p>媒體</p><p></p><p>經常過於煽情、聳動、激化對立、焦慮</p><p></p><p>民眾</p><p></p><p>因缺乏透明的醫療訊息&完整轉診制度,形成逛醫院,散播疫情的危機。缺乏利他精神,使疫情更加難以掌控</p>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5期 2003-06-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