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憂鬱告白

男人的憂鬱告白
  • 作者 : 林芝安

人們通常以為樂觀的人不會得憂鬱症,其實不然,中華民國愛心調適會常務理事羅貫中就是個例子。 他曾經是藝人、廣告演員,親朋好友眼中的開心果,總帶給旁人歡樂。以前,他每天運動三小時、不抽菸、早睡早起,沒想到,被一場突如其來的憂鬱症風暴,折磨身心數年,甚至企圖自殺。

 

夜夜失眠

 

5年前,原本倒頭即睡的羅貫中開始失眠,「當時根本沒警覺到這是一項警訊,」他試過各種方法,數羊、喝牛奶、睡前做緩和伸展運動、聽音樂,都宣告失敗。花萬把元全身健檢,除了血壓、血糖高一些之外,一切正常。也找過中醫,醫生說肝火旺,吃了一陣子藥仍無效。夜夜失眠讓他身心飽受痛苦,歷經一兩個月之久。

某個半夜,羅貫中赫然發現身體從腳底開始往上麻,一路麻到喉嚨,無法呼吸,從這晚開始,徹底崩潰。

他開始出現焦慮、胃痛、注意力不集中、思考力下降、暴躁易怒、脾氣變得怪異。太太陪他看家醫科,醫生診斷為男性更年期,羅貫中長期失眠,經常夜裡跑廁所,於是醫生開了一些泌尿系統方面的藥,吃了兩三星期,仍無起色。

這段期間,幾位好友懷疑他中邪了,還介紹他去某個廟找解方。「現在回想,慶幸當時沒有求神問卜,」羅貫中在醫院擔任志工,他發現不少病友也曾以為自己中邪。

在一片邪魔輿論中,羅貫中妻子堅持要先生掛精神科,因為她友人也曾有類似情形,後來被診斷為憂鬱症。

羅貫中和多數人(尤其男人)一樣,無法接受,「我怎麼可能有精神病?」迫於妻子堅持,硬著頭皮掛精神科。

生平第一次上精神科,羅貫中自承當時「偷偷摸摸的,覺得很沒面子。」他站在離診間有段距離處,假裝自己在等人,遠遠盯著號碼燈,一輪到自己,立刻衝進診間,「我怕被別人看到。」

他接受一段時間藥物治療,憂鬱症狀未減,輾轉換了幾家精神科,最後接受團體治療搭配幾次個別治療,情況才逐漸好轉。

「我真正的關鍵病因是,不懂得釋放壓力,」羅貫中發病那年,進行兩三樣新投資,全部失敗,對他造成極大壓力。同時,和他有著43年莫逆交情的老友,不論在工作或生活上關係都極為緊密,老友驟然過世,有如最後一根稻草,將他壓垮。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57期 2003-08-01 00:00:00.0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