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狂牛時代,美、日如何瑩回民眾信任?

後狂牛時代,美、日如何瑩回民眾信任?
  • 作者 : 黃惠如

後狂牛時代,美、日如何瑩回民眾信任?

禽流疫情吃緊時,陳水扁總統要大家「免驚」,他就是吃雞瘟的雞長大的,也沒怎麼樣。而兩天前,相關的主管官員、民意代表已經在鏡頭前大啃炸雞,表示雞肉沒有問題。

鏡頭回到兩年前。當媒體引用國外期刊報導,台灣牡蠣受重金屬污染時,各級行政官員和民意代表也在鏡頭前帶頭表演生吃牡蠣。當新聞熱度退燒後,一切回到原地。

兩齣劇劇本不同,演員演法卻類似。莫非攸關每天吃的安全問題,並未列為施政重心?

當時《康健雜誌》就已經呼籲:政治人物應該停止這樣的示範,政府應該有支持科學報導的決心;更應該建立制度,用法令、制度安人民的心,而非用「大人物也在吃了,應該沒問題吧」的表演來安撫人民。建立制度比表演迫切

 

反觀先進國家在傳出重大食物安全事件時,迅速拉高解決問題的層級,建立解決問題的制度,並加強公權力的效能。

美國傳出狂牛疫情後,美國總統布希宣布動用特別預算82億美元,以確保「一個安全、整體食物供給安全防護體系」。他的做法包括:加強監測植物、動物中的疾病與有害物質、建立特定疾病的回溯系統,以及完成國家動物健康中心,「現在不只是保障從農場到餐桌(fromfarmtotable),更要保障從農場到叉子(fromfarmtofork)的安全,」布希總統宣示。

這份預算中還花了5億2千萬美元來維護「健康的森林」。因為近年來美國時常發生野火摧殘野生林地、野身動物棲息地事件,這會影響人類生存。事實上,在柯林頓政府時代就已經成立「食品安全優先機構」(FoodSafetyInitiative)負責協調農政、食品藥物、環保、疾病管制等部門,2000年更進一步成立「國家食品安全系統指導委員會」(NationalFoodSafetySystemSteeringCommittee),扮演擬定指導方針的角色(見圖1)。其實在1996年,O157:H7型大腸桿菌大規模感染事件發生時,柯林頓總統就已經向美國民眾宣布全面施行「危險分析與臨界控制點系統」(HazardAnalysisCriticalControlPoint,HACCP),讓美國的食品安全監控更為嚴密。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64期 2004-03-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