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偷情,要不要原諒?楊雀、杜明翰:讓我們再牽一次手

  • 作者 : 黃惠鈴


要補償,就不可能有愛

她也知道,如果要重建婚姻,絕不能一直把焦點放在外遇,特別是杜明翰已結束出軌,再去蒐集更多過去的證據,無疑與重建之路背道而馳。「我不問,其實也是在幫助自己,」楊雀說。

當陷於低潮的情緒中,她不質問杜明翰跟第三者之間更多的細節,只會很傷心地問杜明翰:「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然後要求杜明翰不用跟她講道理,但一定要在一旁陪伴她、抱抱她。

另外,她在重建婚姻之初就跟杜明翰說好,選擇留在婚姻,不是要他做什麼補償。因為學輔導的她深知,兩人如果要繼續走下去,她絕不能擺高姿態,抱持「你犯錯後要回來,我倒要看看你做了哪些來彌補」的受害者心理,因為這麼做,只會讓杜明翰滿懷罪惡,無益婚姻。

「就算真的補償,人會累,而且在補償的心理下,愛不可能出來,那是贖罪。結果等罪贖完了,對方可能還是會出走,」楊雀說。

楊雀的寬恕態度,在杜明翰口中是「很重要的禮物」,因為:「如果一個曾經犯過錯的人永遠在罪惡感當中,就永遠不健康,」事隔多年,戴著眼鏡長相斯文的杜明翰感性地說,被外遇者受的傷害不是外遇者補償就可撫平的。但當楊雀給出這個禮物,他很自然地回應,兩人之間就會產生信任感和連結,「那是一種重新建造的愛情,不是補償,」杜明翰認為。

所以,在重建過程中,他學習體諒、學習忍耐、學習陪伴,即使一開始因為楊雀的情緒起伏而有點沮喪,一再覺得兩人互動又回到原點,但慢慢漸入佳境。

第三者只是冰山一角

與寬恕之路同時並進的,是整理、回顧自我之路。他們至少花一、兩年時間,好好整理自己,甚至上些自我成長、生命回溯的課程。

面對外遇衝擊時,楊雀慶幸當下她問對了問題,她的生命到底怎麼了?逼使她面對自己。

尤其面對外遇,與其把焦點放在第三者,更不如積極地重新找回自我。「外遇一般都在解決第三者的問題,那只是冰山一角,」楊雀說。雖然她長期做輔導工作,但大部份時間幫別人釐清問題,反而很少真的看自己。面臨生命至今最大的打擊,讓她有機會省思。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76期 2005-03-01 00:00:00.0

關鍵字: 外遇、杜明翰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