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醫生得了憂鬱症

  • 作者 : 梅約醫學中心

精神醫師陳國華自殺,留給大眾錯愕與惋惜。《康健雜誌》摘錄梅約醫學中心的的真人真事,一位醫師走出憂鬱症的故事。 醫生也會生病,同樣需要治療與被人關心,誠如主角所說:「生病不是他們的錯,他們值得治療跟尊重」。讓我們一起來進入一位醫生的心路歷程。

大衛選擇行醫,沒有像父親一樣做空軍,但是他將軍人的信念,責任、紀律和永不停歇的努力帶進緊急照護醫學(criticalcaremedicine)。

所以「有一天會被憂鬱症擺平」這樣的念頭對他來說,不僅陌生,而且可恥,「我認為有精神疾病的人不夠堅強」,「我容易瞧不起他們,覺得他們應該更懂得掌控自己,」他曾說。

從小,他們全家隨著軍隊遷徙,還到日本短暫居住過。他在大學主修生物,研究所學醫,在當住院醫師接受訓練期間,他在羅徹斯特的梅約醫學中心選擇了內科和麻醉科兩個科別,不像別人只選擇一個。

他向來容易焦慮、精神萎靡、失眠,仍撐著繼續工作。「我不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但總有辦法用努力讀書、認真工作,彌補天資的不足」。

他喜歡緊急照護醫學,因為可以確切地看見危及生命的疾病或傷害的證據;管子會穿入動脈幫忙診斷心臟衰竭、胸腔X光可以證實肺炎的存在。

「這些是真正的疾病,我可以用雙手明確的介入。」「我喜歡人們是真正生病,而不是裝出來的。這裡面沒有那麼多精神上,或是精神肉體上(psychosomatic)的問題」。

即使大衛熟練新科技,仍然無法放鬆,害怕可能因為忘記某些事、錯誤診斷、或開錯處方,而傷害病人,他想要證明他不僅是傑出的臨床醫師,也兼有研究和管理的潛力。

大衛完成訓練並成為梅約醫學中心的主治醫師後,壓力並未消失。他發展出一種生活模式,每天清晨五點半開車到健身房,「把自己操到極點」。然後整天埋首工作中,在開刀房麻醉,或是在加護病房督導。他也教導年輕住院醫師做研究且將研究發現寫成醫學期刊的論文。工作是如此令人振奮,他也從中贏得認同。

警鈴大作

後來大衛有了太太和小孩,但工作仍然佔據他許多注意力。「要出現在家中真是困難,結束工作對我來說很困難,我在家裡也會想著工作。」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84期 2005-11-01 00:00:00.0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