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的滋味

  • 作者 : 吳佳璇

一向被視為守護脆弱心靈的精神科醫師,在陳國華醫師自殺去世後,突然變成需要被關懷的對象。

日前出席一個呼應WHO『世界心理衛生日』的記者會,我是與會唯一的女醫師。公衛學者以美國醫學會期刊的報導大聲疾呼:醫師的自殺率高於一般大眾,而且女醫師尤甚。一時間,我只得有些尷尬的回應:「想不到這是一場為了『搶救』我的記者會」。

其實早在陳醫師出事前,我的病人就常常提醒、關心我「你要好好照顧自己,我們一輩子可都要靠你呢!」若是情人之間如此「相許」,心中定是幸福滿盈;但醫病關係如此,內心還更欣慰,並且「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的感覺,油然而生。

醫師自殺新聞曝光那晚,我從即時新聞跑馬燈獲知消息那一刻,立刻伸手摸摸口袋,第一個反應是「幸好手機不在身上」。近年來相關新聞一再脫序的報導,不僅當事者情何以堪,更讓許多脆弱的心靈搖搖欲墜。雖然,我可以「部分」接受媒體朋友「身不由己」的苦衷,但我當下對手機不在身上的反應,已足以說明即使是身懷「絕技」的專業人員,也很難抵擋過度渲染報導的衝擊。

我總是這樣回應我的病患,「有人自殺,我看了也和你一樣很不舒服」;我給病患的良心建議是,「每個人都可以也應該為自己做更好的選擇,關掉電視出去走走吧」。

不過,新聞卻另有即時效應,第二天起,我的診間出現了打氣的花束、小卡片,每次門診都出現不只一個「愛心便當」,讓我得以誤餐果腹;更有一向害羞的病人說「我告訴自己要鼓起勇氣,一定要當面給醫生加油」。更神奇的是,門診的時間竟然縮短了,從延後3小時變成1~2小時,他們居然貼心到不忍讓我挨餓看診,以致「愛心便當」入口時都還溫熱。

最難能可貴的是一位努力維持憂鬱症病情穩定的病人,他甫遭喪父之痛,正奮力抵抗自己因為慣常的負面認知,對父親去世產生的罪惡感,在診間放聲大哭後,居然還不忘提醒我,「醫生,時間很晚了,你要快快去吃中飯喔」。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84期 2005-1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