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來同意?誰來代理上帝?談人工生殖法律問題

  • 作者 : 楊惠中

「人工生殖」取精事件,不禁讓人聯想起幾年前,醫療行為是否適用消費者保護法之爭議。只是,這樣一件複雜的問題,現今人類社會是否真的能夠美滿的解決?相信持保留的態度來談,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各界在專業領域已多有討論,遂不再說明;吾人僅就這一連串的事件發展,提供法律上之思維,盼能夠增進更多的討論情境。

許多人都發現「人工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因其為一命令(子法)位階,缺乏法律(母法)授權,因此當然、自始、確定為一「無效」之法規。所以現正積極訂定人工生殖法(母法),給予子法「復活」的命運。但因「人工生殖」議題涉及不僅是法律問題,尚包括醫學、科技、倫理等關係,至今無人能夠確切解決這樣的難題,猶如以人類的智慧卻要挑戰上帝。

人的身體是一「絕對」權利,「任何人」皆無權代替一個人的身體做決定,包括配偶及直系血親尊、卑親屬。有疑問的是,當一個人(孫連長)並未在生前同意器官移植、同意身體(遺體)進行生物等試驗,在其「無法自願」並「無授權」之狀況下,為何上至行政院院長,下至仍未取得合法配偶身份的幸育,「有權」決定並「使用」一個人的身體?況且取精時需切下睪丸,明顯有毀損屍體之疑慮(刑法第247條,處6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未遂犯亦罰之)。又因身體是一「絕對」權利,隱私權不該在一個人身亡後而淪於消滅。但此事件一個人的性器官,卻公諸於世,甚至進行切除,試問,對死者的敬意在哪裡?屍體不該是「無主物」,仍應受到憲法「人性尊嚴」的保護,但公部門卻忽略此事,這難道不是我們對生前嚴肅的存在所做的最大諷刺?

法律之所以存在,即為要協調衝突、解決爭議;不僅處理「現有已發生的問題」,更要謹慎「未來可預見之問題」。「現今」我國的環境,是可能滿足一個人(幸育)在法律、醫學、科技、倫理的所有條件,進行人工受孕、完成輔育遺骨的心願。然而,「未來」是一個非常不確定的遙不可及,幸育是否真能夠完善的照護所願?沒有人能夠肯定。只擔心多年後發現竟造成悲劇,或幸育已失去當時的堅持;那麼,曾經「整個社會」給予「一個人」(幸育)所有的法律、醫學、科技、倫理等條件的成就,竟在一個人忘卻之後,破壞了所有社會建立的秩序與制度。那麼,若仍有這樣的疑慮,是不是需要再謹慎考慮,為的只是要維持整個社會應有的公義?不過,話說回來,若幸育持續當初的熱情,環境亦能給予支持,社會成就傷心者的心願,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84期 2005-1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