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的醫療照護?

「全球化」的醫療照護?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呂恩賜

「全球化」的醫療照護?

醫院的風貌在全球化的影響下,正悄悄地改變。

細心的訪客可以發現,醫院的網頁,各種指標與檢查說明書已逐一改為中英對照,英語流利的志工佩上「askme」的胸章;門診與住院區,南腔北調、雞同鴨講的場景,更是不時上演。

但對精神科的工作人員來說,最大的挑戰並不是用英語溝通,而是本地為數甚眾的病患,是由一群不會英語,來自東南亞的外籍看護長期照護;以及當這些外籍工作者一旦需要醫療服務時,如何貼近他們的社會文化背景,提供照顧。

從早年的菲傭,後來的印傭,到最近加入的越南看護,以及許多「偽裝」成遠房親戚從中國來的看護;曾幾何時,當我走在病房的長廊,宛如置身國外:不僅是「南蠻鴃舌」,還有「吳儂軟語」。

如果病患本身意識清晰,問題還算好辦,只是少了照護者的觀察報告。但對於妄想症與失智症患者,事情就會變得很複雜。常需越洋問診、「隔空抓藥」

就拿失智症作例子。患者由於大腦認知功能退化,常常無法覺察自己能力的改變。醫師除了在診間進行測驗,更重要的是長期同住的家屬提供可靠的資訊,以判斷其病情嚴重程度。但工業化、全球化之後,小家庭、雙薪家庭增加,陪同就醫的家屬會告訴我:「上個月不是我照顧的,要打電話到大陸問去大嫂ㄟ……嗯,醫生,電話已經撥通,你要不要用電話問她看看?」我話還沒問完,手機已經遞到面前,一場越洋問診、「隔空抓藥」,就此展開。但更多時候,我面對的是一個對著醫生訕訕地笑著,非但不諳中文,且是住院前才從別家「借」來的印傭。

有些失智症患者,常常從周遭共同生活的人編織其妄想的素材。一位福態的失智症老太太,在診間向我「控訴」越傭偷她的內褲。陪在一旁的女兒爽利地笑道,「媽!你嘛幫幫忙!你和『阿美』的size至少差好幾號,誰要穿你的『阿婆內褲』?」纖瘦的阿美,迷惑地看著我們,似乎還弄不清自己差一點被主人「扭送法辦」。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89期 2006-04-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