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管理,而是陪伴

  • 作者 : 王梅

智障者一定要居住在集中管理的教養院嗎?

一直到今天,社會上普遍認為智障者都要靠父母照顧一輩子,一旦父母老去,就交由手足或親友繼續接手,或者送到集中居住、封閉式的教養院、安養中心,過著按表操課的團體生活。換言之,智障者終其一生都是被安排、被掌控,沒有自主權,當然更談不上個人自由。

由封閉走向開放

但在觀念先進的西方國家,如北歐瑞典、丹麥、挪威、愛爾蘭等,對待智障者一如正常人,而不是次等公民,尊重他們的隱私權、人格權,並能以自由意識決定居住權,擁有一般人同等的公民權利和義務。挪威政府在1995年,關閉了所有大型住宿機構,改以社區型態提供身心殘障人士居住,一般稱之為「社區家園」;英國也在2004年廢除24小時團體住宿型的教養機構。

新竹天主教仁愛啟智中心社區居住服務組組長余丹鳳,曾在愛爾蘭「仁愛兄弟會」、「方舟」兩所慈善機構設置的「社區家園」,實地體驗生活了3年。她解釋,社區家園的意義不只是一個提供智障人士吃飯、睡覺的地方,而是可以放鬆心情、得到溫暖與支持的處所。大體而言,社區家園的功能猶如「自己的家」。

有別於集中營式的教養院大都由管理員看管,社區家園內設有社工人員,但任務不是「舍監」,而是提供協助的「陪伴者」。智障者就像普通人一樣,可以隨時自由進出,自行處理生活作息,包括洗衣、購物、炊飯、打掃、娛樂,共同使用社區資源,並與街坊鄰里產生互動等等。

從舍監變成陪伴者

秉持這樣的理念,仁愛啟智中心接受新竹市政府社會局委託,2003年在新竹市公學新城購得6戶國宅,成立國內首座官辦民營的「智障者社區家園」,目前共有4戶住民,包括15位智能障礙者以及4名社工入住。其中資格最久的住民,已住滿3年,最短也有1年。

這15位住民都是具有生活自理能力、願意學習獨立生活的成人智障者,白天各自出外工作,晚上回到社區家園,彼此就像家人一樣定期召開家庭會議,一起討論菜單、準備三餐、分擔家務、從事休閒娛樂等,陪伴居住的社工人員則給予金錢管理、健康醫療、情緒等方面的支持。

「訓練也是支持智障者的一種模式,」主持這項計劃的新竹市政府社會局督導廖英玲強調,成人智障者已不是小孩子,對待他們必須由管教轉變為陪伴,給予更多的自主性和選擇權,讓智障者過有品質、有尊嚴的生活。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95期 2006-10-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