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的代打

  • 作者 : 黃惠如
  • 圖片來源 :

無論是利用精子或卵子捐贈,都代表一半的血緣。

捐精精子捐贈已行之有年,只要男性取出精子後就可以達到助孕的目標。

目前《人工生殖法》的規定是,捐精後要冰存6個月,以篩檢傳染病並避開愛滋病的空窗期。一旦助孕成功,即銷毀此捐精者的其他精子。

然而,生殖醫學會理事劉志鴻認為,此規定雖可避免日後發生子代亂倫困擾,但也造成精子捐贈來源不足。另外,甫通過的《人工生殖法》也規定,為避免形成商業行為,不得指定捐贈者,結果反而阻絕了兄弟、姊妹間的捐贈。

捐卵使用捐卵更複雜。因為卵子不像精子可以自行排出,需透過藥物引發排卵,再以手術取卵。國內一年有六、七百人需要卵子捐贈,但只有3%的人如願。但是《人工生殖法》也規定精卵捐贈都必須無酬,更排擠了捐贈意願,「全世界最嚴厲的生殖法,」台北榮總婦產部科主任張昇平認為。

生殖醫學會進而推廣卵子分享的概念。即指讓打排卵針婦女捐出多餘的卵子,幫助其他卵子品質不佳的婦女。生殖醫學會希望能訂出契約,讓制度上路。

代理孕母代孕是不孕者最後的一線生機。目前的《代理孕母法》草案方向,代表以自己的精子和卵子,由代孕者的子宮培育生出。

經過將近20年的延宕,《代理孕母法》舉行破天荒的公民會議,提出草案,朝「有條件開放」邁進。

目前規劃方向是委託者限於已婚夫妻,女方因先天或後天子宮疾病而無法懷孕,由夫妻雙方的精卵,植入代孕者的子宮。

代孕者的條件限定為本國人(以免外勞被迫從事代孕),年滿20,曾有順利生產經驗,經由配偶同意,且身心健康經過專業評估。

在國外已經爆發多件代理孕母的爭議,代孕者與委託者,究竟誰是母親。人工生殖科技的發展,再再挑戰了生命倫理,也衝擊當今的社會倫常。

「關鍵的問題是,在正當與不正當作為之間,在最先進與瀕臨危機的科學之間,應該在哪裡畫出界線?」在科技打先鋒,法律在後,倫理與情感還錯綜複雜時,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造人》作者史帕(DeboraL.Spar)丟出這個問題,說明了人們始終無法迴避生殖醫學的辯論。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02期 2007-05-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