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長著翅膀的歌聲

沒有長著翅膀的歌聲
  • 作者 : 鄭淑敏
  • 圖片來源 : 許育愷

沒有長著翅膀的歌聲

一年前,我的聲樂老師詹怡嘉鼓勵我把歌聲錄下來時,我的心情既懷疑又興奮的。懷疑我的聲音是否經得起錄音設備的檢驗;興奮於我對擁有美好歌聲的無量憧憬。

我一個生性樂觀的朋友認為,生命之前一片空無,之後也是一片空無,只有莫名其妙擁有生命的這一小段時間也挺「實在」,因此,對待生命的正確方法就是胡亂玩它一通。

雖然我不是悲觀的人,但很怕生命中的各種麻煩。我們兩人有一次談到來世,她說「不來白不來」。我說「多此一舉」。我沒有斷然說『不來』,因為我加了『除非……』兩個字。她好奇地問:「除非什麼?」「除非老天給我一副好嗓子」。

講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四十好幾了,我身體這個樂器也已摔壞了好幾十年,此生要唱歌實在是沒什麼希望,所以只有等來世。而我這個怕麻煩的人竟然可以唱歌選擇來世,這是多大的願力。

我確是迷戀所有美好的歌聲,每次到詹老師家上課,常常故意早到幾分鐘,聆聽在我前面上課的學生的歌聲,他們都出身正統聲樂科班,哪怕都還只是學生,我的心對他們都充滿了讚嘆和羨慕。

56歲時我開始學聲樂,目的不是為了唱歌。儘管我對唱歌不能忘情,倒也還有自知之明。那是因為我在修復身體的過程中,常有一股想要大聲喊叫的衝動。我覺得這是小時候從鞦韆高處摔下來時,身心同時休克的後遺症。成長的過程中,勉強將就運作摔壞的身體,但是失衡的運作總有失靈的一天。當我啟動修復身體的機制時,我知道生理上必是需要付出許多難以想像的代價,但我不知道身體的重傷(trauma)一定伴隨著心理的重傷,而往往心理的重傷要經過很長的時間,在緊繃的身體開始鬆懈時,才會發作,直到我想大聲喊叫的衝動出現。放輕鬆才飛得上去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09期 2007-12-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