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洗刷「洗腎島」惡名

台灣如何洗刷「洗腎島」惡名
  • 作者 : 黃惠如
  • 圖片來源 : 蕭世英

今年最新的統計,台灣末期腎臟病盛行率、發生率躍升世界第一,
還有很多人不知自己已得腎臟病,一旦發現即加入大街小巷洗腎的行列,
不僅打亂人生,也成為健保最沈重的負擔。
如何面對這難堪又可怕的世界第一?

2007年美國腎臟病資料登錄系統(USRDS),打了台灣一巴掌。台灣末期腎臟病盛行率從第二名往前挺進一名,現今無論是發生率或盛行率都是名副其實的「世界第一」(見右頁圖)。

雖然盛行率往前一名,部份原因出在日本今年並未登錄,但慢性腎臟病無疑已經成為台灣可恥又可怕的新國病。

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依舊是避免走向洗腎的唯一鑰匙。因為初期腎病沒有症狀,病人不會主動到腎臟科。

但150萬個慢性腎臟病人中,高達九成的人不知道自己得腎病,國家衛生研究院副研究員許志成2006年研究指出。他們不會尋求適當的醫療照顧,也不會改變生活形態和飲食。

許志成曾在《康健》雜誌大聲呼籲,建立「腎絲球過濾率(GFR)」自動回報系統。2007年腎臟醫學會也建議健保局,鼓勵(或強制)各醫療機構計算GFR,並將結果附在血液肌酸肝後。

腎絲球過濾率是測量每分鐘多少水反應腎功能的好壞。因為許志成發現,如果以醫界慣用的肌酸肝(一種身體肌肉代謝產物)1.2或1.4mg/dl為判斷依據,在此標準以下的病人,已有半數以達腎臟病第三期。

也要透過制度鼓勵其他專科早期轉介。

腎臟病是下游疾病,通常是因為糖尿病、高血壓、高血脂控制不好而惹禍,「往往病人來腎臟科都已經太晚了,」台大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陳永銘說。

因此腎臟醫學會建議健保局,鼓勵早期轉介,提供完整性腎臟病照護,負責轉介的醫生也得以申報提升照護品質獎勵。

但其他專科醫師認為,腎病變也是整體照護的一部份,大家的治療與目標都是依據治療準則,「沒有什麼是我們不能醫的,」一位其他專科醫師認為。

「這一步很難跨,」正積極和其他專科溝通的高醫附設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黃尚志說。

洗刷洗腎島惡名,除了民眾提高警覺,還考驗政府的決心與醫界的智慧。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10期 2008-01-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