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豐草漆器工坊

咸豐草漆器工坊
  • 作者 : 林慧淳
  • 圖片來源 : 陳怡安

咸豐草漆器工坊

咸豐草漆器工坊只有兩位成員──彭雅玲和丈夫陳偉毅,他們鎮日埋首在逐漸沒落的觀光小鎮集集,用漫長的等待和巧手細琢,孕育出一件件色澤飽滿豔麗的漆器。

如果說漆器的美麗必須以生命交換,一點也不為過,從塗上底漆開始、自然風乾、再上色、再上漆……,數十道繁複工續,每個環節須時一天,因此一枚塗裝精美、花形婀娜的漆碗裡,盛裝了兩個月的辛勞,得來不易。

不同於各地都有知名窯場生產質量均佳的陶器,費時耗力正是漆器在台灣很難發展產業的主因,這項中國傳統工藝因而式微,反而被誤認為日本文化。

從玩票性質到全心投入,彭雅玲不甘於漆器藝術在台灣消聲匿跡,因此抱著傳承文化的使命感,她買下老家旁的鐵皮屋做為基地,一力扛下設計、購買粗胚、塗裝、行銷等工作,開始漫長的漆器創作道路。輕盈漆器融入生活

 

漆器可塗在各種材質上,彭雅玲選用木頭、竹子為粗胚,適用於日常生活的杯、碗盤、置物盒,不但質地輕盈,更兼具不燙手、保溫作用。

蝴蝶蘭是台灣特有的蘭花品種,也在國際間與台灣畫上等號。在文化總會秘書長陳郁秀建議下,彭雅玲第一次提起畫筆,揣摩蝴蝶蘭的飛揚姿態,設計蘭花系列漆器,得到陳郁秀的肯定,鼓勵她持續創作,也加強她推廣漆器的信心。

蝴蝶蘭系列第一代雖然大受好評,但受限於繪畫技巧不足,彭雅玲尋求美術系畢業的丈夫陳偉毅加入創作行列,更是如虎添翼,陳偉毅大幅改良既有款式,讓蝴蝶蘭的身形更鮮活,更挑起產品設計開發責任,彭雅玲則專心做好行銷管理,相輔相成。寫生野花象徵台灣韌性

 

咸豐草漆器工坊以台灣常見花草為主題,開發「台灣野花系列」,含羞草、日日春、馬纓丹、咸豐草等經常被視為難登大雅之堂的野花,統統成為第一女主角,「它們生命力強,最能代表台灣的韌性,」彭雅玲闡述理念。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10期 2008-0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