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阿嬤的蘿蔔糕

想起阿嬤的蘿蔔糕
  • 作者 : 謝忠道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想起阿嬤的蘿蔔糕

我小時候那個年代,很多人的父母都在外打拚,小孩總是祖父母帶的。很長一段時間我跟著阿嬤住,那一棟不大兩層樓房裡,樓上住著大舅一家,樓下是外祖父母和三舅一家。廚房是三家共用的。

其實廚房不僅是廚房,還有澡間、廁所、爐灶、水槽,最後是豬圈。

平時廚房就是個馬戲團兼動物園:踏入矮一階的廚房,左手邊是三層木框鐵絲搭建起的鳥籠,金絲雀白頭翁和一隻真的會說恭喜發財的八哥。右手邊另一個大籠子裡養了隻不斷齜牙咧嘴、脾氣躁壞的半人高的猴子。

這還只是一個短暫時期的記憶,我印象中還有過四隻養在水族箱專吃活泥鰍、青蛙的小鱷魚;本來只有幾隻,後來愈生愈多不得不到處送人的兔子;一天到晚不累不乏地跑滾圈的松鼠;一身青綠桃紅的長尾鸚哥;毛絨絨的膽小可愛的印度鼠;每天抓蟑螂餵食聽說鱗片會長得青裡透紅般漂亮光澤的紅龍魚;還有經常從腳下神出鬼沒地竄過去的小狗馬力;以及祖母的至寶,那隻肥胖臃腫到根本無法動彈的大母豬,就睡在爐灶旁的磚砌圍圈裡。

除了那隻肥母豬,其他都是三舅不知從哪兒搞來的不像寵物的動物,三舅只是養著,不為吃不為養性,連逗鳥遛鳥都不,三舅只是有一餐沒一餐地餵這些動物。三戶一等親戚加上這些雞飛狗跳,不熱鬧也熱鬧了。

到了過年,馬戲團廚房裡鍋鑊刀鏟滿天飛舞,殺雞宰魚,廚房裡不時傳來的飯菜香裡夾著各種動物的尖聲怪叫。

而我是馬戲團裡那個小小的吐火人:阿嬤總讓我掌管爐灶。我可以蹲在爐口點火添柴,看著火燒,變幻著各種豔麗魅惑的形狀色彩。偶爾,火焰低了,只剩灰燼,熱氣還是一股股地從灶裡湧出,阿嬤拿來幾顆甜薯,教我埋在灰燼裡,關上生鐵鑄的灶門,趕我去洗澡,洗完澡就有烤甜薯可吃了。有時阿嬤也拿剝下的橘子皮扔進灶裡,一陣嗶嗶啵啵聲之後,爐灶傳出一股燻烤橘皮的香氣,聞起來很讓人安心的味道。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12期 2008-03-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