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醫學的海角七號

精神醫學的海角七號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精神醫學的海角七號

1994年12月,52歲的新福尚隆在台灣友人陪同下,穿梭於高雄鼓山一帶,尋找兒時舊居。

走遍海角天涯,新福剛卸下世界衛生組織心理衛生以及藥物濫用部門西太平洋地區諮詢官員的職務,應日本神戶大學之聘,出任國際醫學研究中心教授;未幾,經一路提攜的恩師林宗義教授*1引介,首次回到自己的出生地高雄,參加國際研討會。

48年後,重返高雄尋找自己的「海角七號」

 

現代化工程嚴重斧鑿新福記憶的原鄉。沿著愛河,友人帶著他穿過衛生局、台灣銀行等戰後新建的公共建築物,一路往柴山前進,找尋記憶中同是精神科醫師的父親當年服務的病院,還有自己出生後居住的房舍。陪同的友人1975年之後方落腳高雄,無法幫新福彌補這段時空的空白,一無所獲的新福,只感覺南台灣初冬的陽光依舊。

1939年新福尚武甫自九州帝大醫學部畢業,即與妻子南赴台灣,就任台北帝國大學醫學部精神神經病學教室(台大醫學院精神科前身)的助手。

由於稍早精神神經病學教室的講座教授中脩三赴歐進修,使大學與附設醫院欠缺人手,醫學院畢業不久的新福便追隨同僚,被九州大學派來台北。

新福落腳台北後,旋即忙碌於醫院與大學的臨床與學術工作。那是神經與精神兩科還沒分科的年代,帝大附屬醫院(今台大醫院)有限的20張床位,只能以醫學研究為前提,收治全台極少數的精神分裂症、躁鬱症還有癲癇與神經性梅毒的病人。

那也是個沒有抗精神病藥、抗憂鬱藥甚至安全的鎮靜安眠藥治療的年代,病人能接受最先進的治療是1938年義大利醫師剛發明的電痙攣治療,大部份的病人住院,不是天天注射胰島素引起休克(因素林休克治療),就是施打含有虐原蟲或是傷寒菌的病人血液引起間歇性發熱(發燒治療),靜待復原。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20期 2008-1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