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遺留在達魯瑪克

我的心遺留在達魯瑪克
  • 作者 : 李怡嬅
  • 圖片來源 : 陳怡安

我的心遺留在達魯瑪克

看到台東大學理工學院院長、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總幹事劉炯錫時有點驚訝。他不是原住民!可是行前上網搜尋他的資料,都是有關他致力傳承原住民文化、部落重建、還創辦了以原住民語系為名的南島社區大學。

原來20年前,他還是森林所的學生時,曾經到南部山上去看賽夏族的矮靈祭,論文以探討飛鼠為主題的他,親眼看到一位原住民只用一根繩子,一晚就抓了好幾隻飛鼠,「我花了一年時間,用盡所有辦法抓到的飛鼠,比他一個晚上抓的還少,」劉炯錫開了眼界,自此對原住民加深敬意。

後來攻讀動物所博士時,看了一篇文章提到原住民文化其實是博大精深,更增加他的好奇心。

1994年,正好有機會到當時的台東師院任教,於是開啟他的部落探索之旅。

「愈是深入愈了解他們對大自然的尊重,是現代人要學習的,」劉炯錫說。

 

見面禮:喝小米酒才是朋友

劉炯錫帶我們到了目的地:台東縣卑南鄉的達魯瑪克部落,頭目古明德熱情地打招呼,國語夾雜著魯凱族語,聽得我只能搔搔頭,露出似懂非懂的表情,以及尷尬的微笑。

往山上走,來到祖靈柱前,古明德用自己釀的小米酒進行簡單的祭拜儀式(告訴祖靈有朋友來訪)後,就倒進連杯(兩人共飲的木製酒杯),邀請我們一起享用。

我酒量不好,一杯調酒就會醉、起酒疹,更別說醇酒,為了不影響接下來的採訪工作,連忙回絕。這時頭目的國語變得很溜,「你喝了,祖靈才知道你是朋友,」我心想身為客人,還是得入境隨俗,只好硬著頭皮,咕嚕咕嚕喝下去。

味道甜甜的,溫潤順口,喝完人有些醺醺然,思緒飄飄然,時間彷彿靜止。

「再往上走吧!」劉炯錫打破沉靜。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21期 2008-12-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