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靠台東閃

老大靠台東閃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呂恩賜

雖然自己是精神科醫師,決定到台東支援監所精神醫療業務前,我對於自己要做什麼的認知(與想像),卻多來自勞勃狄尼洛(RobertDeNiro)和比利克里斯托(BillyCrystal)主演的《老大靠邊閃》系列電影(Analyzethis,1999;Analyzethat,2002);進而一派天真將本土版《老大靠邊閃》列進寫作計畫,築起我的天才(作家)夢……

先說說我的故事場景。法務部在台東縣設有六處以監獄、看守所或「技能訓練中心」為名的矯正機構,除去交通不便且收容人數最少(不到200)的綠島監獄與(毒品)戒治所,剩下的一座監獄與三所技能訓練中心,合計超過3700名受刑人,便是我服務的對象。

3700人不是一個小數目,縱使我有三頭六臂,也不可能逐一看過。因此,我將看診對象分成兩大類,第一類是(自動)申請就醫的受刑人。

這一類病人的問題其實和一般門診求助者相去不遠,他們大多在入監前看過診,甚至住過院,周到的受刑人還備上先前的就醫紀錄與處方供我參考。因此,我的角色便是接受轉診的醫師。只是這個轉診動作不單是換醫師,更重要的是醫療費用將由健保給付轉成自付;因此我常要邊看診邊作心算,確定費用在病人的「預算」內。

除了費用錙銖必較,鎮靜安眠藥夠「強」,是藥癮病人更重要的訴求。他們除了常用「外面可以,裡面為什麼不行」要求我比照辦理,甚至不惜減少抗憂鬱藥等主線用藥「交換」加重安眠藥劑量,讓我覺得自己活像個合法「藥頭」!

遇上這種場面,老大與「俗仔」高下立見。「俗仔」會死皮賴臉地「魯」下去,直到管理員撂下「注意你的態度」的警語;「大哥」則多能體諒我的立場,不再硬拗,不讓自己「失格」。刺青猛男壓力大

 

精神科初診很少見,因為受刑人對精神疾病一樣有「烙印感」,不願意讓「主管」(管理員)與「同學」(其他受刑人)另眼看待。但有一回,一位全身刺青的肌肉猛男型受刑人卻主動要求看診,一進診間便囁嚅地說出「最近壓力很大,睡不好,全身緊繃」的主訴。

第一次看診免不了要仔細澄清各種症狀出現的情境,他看了在旁戒護的管理員一眼,把聲音壓得更低,「報告醫生,最近工場的活做不來。」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24期 2009-03-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