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錢」途變身戒檳總幹事

放下「錢」途變身戒檳總幹事
  • 作者 : 張曉卉
  • 圖片來源 : 許育愷

放下「錢」途變身戒檳總幹事

1992年,我在高雄榮總口腔外科門診實習,有天看到學長在勸一個發現口腔白斑年輕人做切片檢查,他卻以上廁所當藉口跑走了。2年後,再看到這個年輕人是在急診室,他整個口腔潰爛,正被急救,家屬拜託醫生不要見死不救,醫生說:「不是不救、當初明明有叫他治療,他不來,現已經太遲了。」

等我當了住院醫師,照顧一個27歲口腔癌轉移被宣布病危的帥哥,他全身插滿管子,才3歲的兒子在加護病房外面哭喊著要爸爸,病人拜託我轉告太太,趁年輕趕快改嫁……。」

雖然事隔多年,但一想到病人的模樣,曾弼君的眼淚又撲簌簌掉了下來。

曾弼君在當實習醫生時,口腔外科病房的床位很空,常被別科借用。等她升上總醫師,不過六、七年光景,口外病房竟然住滿口腔癌病人,醫生們成天忙著挖東牆補西牆(切除顏面癌瘤再割大腿肌肉來補),她憤怒心想:「檳榔危害這麼嚴重,政府為什麼不管?」

曾弼君原本計畫當兒童牙醫,還取得「齒顎矯正」執照,是極有錢途的次專科。但因為心中這個疑問,她跑去念高醫口腔衛生科學研究所。

取得碩士後,曾弼君嫁到嘉義且想到最前線服務,她應徵官田鄉衛生所的牙醫師職缺。第一天上班至台南縣衛生局報到,局長陳耀德說:「妳在衛生所一個一個救(口腔癌),太慢了,留在衛生局做檳榔防制吧!」於是,她變成「台南縣衛生局保健科牙醫師」。

曾弼君說,進入社區做檳榔防制,才知道醫院的衛教派不上用場,「以前在醫院是病人來求我,現在是我去求人,四處拜託人家戒檳榔。

一開始,曾弼君跟著行動醫院做口腔黏膜篩檢,可是去接受檢查的,多是比較注重身體健康的民眾;換個方法,到廟會擺篩檢攤位,根本沒人理睬;趁工廠舉行年度勞工健檢,多設一站口腔黏膜檢查,但工人們往往走到口腔檢查站前就自動跳過到下一站,效果也不好。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29期 2009-08-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