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變得很「小」,但我很樂意

自我變得很「小」,但我很樂意
  • 作者 : 黃惠如
  • 圖片來源 : 陳郁文

自我變得很「小」,但我很樂意

「你的信幾乎讓我睡不著覺,」馬雨沛一劈頭就說,淚水馬上盈上她的眼。

颱風假的隔天,雖然才幾步路的距離,先生孫中傑堅持送她到受訪地點,還不忘在討厭帶傘的她包包偷塞把傘,完全說明了馬雨沛受到的呵護。

32歲時,馬雨沛得了乳癌,彷彿拿到人生的大爛牌,但靠著親情、友情、愛情形成最寶貴的防護網,讓她不在人生變局中滅頂。

當時,馬雨沛暫別主播台、赴美深造時發現乳癌,母親為了她飛到美國,陪著手術、住院、打精力湯。軍人出身的父親寡言內歛,卻讀完所有關於乳癌的書,並一一畫上重點。當時的男友、現在的先生從未放開她的手,抗癌兩年後,兩人走向禮堂。38歲奇蹟似的懷孕,實現了多年想當媽媽的念頭。

只是,沒想到罹癌在人生只是小事一樁,40歲後,角色一轉,她變成別人的守護網,「才真正過另一個人生」,她說。

父親驟世,她說是「一輩子的歉咎」,但即使重來,她仍不知如何做得更好,為了不再遺憾,她和先生決定搬回老家與獨居的母親同住,一面呵護著兩個嗷嗷待哺的小雛。

超越小我,成全大我

 

過去從事新聞工作,永遠都在處理最及時、最大條的新聞,而回到支持別人的角色,成天都在處理細瑣小事:帶媽媽看病、教媽媽學用遙控器、幫孩子剪腳指甲、向幼稚園抱怨午餐不營養……,她很不習慣,也常充滿挫折,但她很樂意,因為「生病後,生命重要順序很清楚」。

「我每天都不該出門,」她眼淚又湧上來。就像每個職業婦女的心聲,每天要出門工作,送孩子去托兒所或保姆家時,都放不開牽著你的小手。

她從此不再和別人約在晚上,要留給孩子聽他們說「今天發生什麼好玩的」。

雖然她也掙扎於自我實現,但看到老大3歲後,開始有了自己的小小朋友群,也許再耐心一點,「慢一點作『我』」,她願意容忍小小的耽擱。

有時她會想,如果沒有生這場病,會怎麼樣?看看她以前的同事經歷電視台幾次的購併,不明就裡地人生一腳陷入泥淖,另一腳卻不知該踏往哪裡去。

「父親去世後,有一部份的我失去了,但在女兒的眉眼間看到爸爸存在,所以新的『我』又誕生了,」馬雨沛說。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30期 2009-09-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