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極限 自己要知道

  • 作者 : 鄭淑敏
  • 圖片來源 :

天氣放晴時,與北地回來的朋友三人驅車到陽明山擎天崗漫步曬太陽。擎天崗放牧了不少牛隻,草原上特別用粗繩圍出一條舖碎石子的道路,變成草地給牛走,碎石子路給人走。顯然在草地上的牛隻看起來比較快樂,因為不知何時有一段粗繩被剪斷,出現了缺口,經過此處的遊客,自然從缺口走向草地。走了好長的路想回頭,那個缺口看起來卻十分遙遠,於是會興起可以跨越圍繩的方便。

圍繩分二段,由上段跨越腿要抬很高,由下段跨越,則腰要彎得下來。我選擇由上段跨越,還忘情地對友人說,我中學時是田徑選手,80公尺低欄是我的強項,沒什麼好怕的。

話雖這麼說,我還是十分謹慎地行動,年輕時那種全速跑跳的英姿,再也不可能回來。

聽說我居然是校隊田徑選手,朋友已覺得不可思議,再知道我後來立志讀大眾傳播是因為與為校刊採訪運動選手有關,更是目瞪口呆!

曾經年輕禁得起摔

記得當選手時,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到操場練習。記憶中,一個小小的女生在廁所換上了運動服,穿上釘鞋,走到田徑場上暖身,之後,先練起跑,再練全速跑完全程。我是短跑選手,練全力衝刺是要點,比較不需要練耐力。課後的運動場很寂寞,通常都是一個人練習,一而再,再而三地練習奔向100公尺的目標,然後走回起點,再往前奔,再走回來。日復一日。練習80公尺低欄也是要練習往前衝、同時又找到起跳及身體的平衡點。跌倒了再爬起來,可是並不是每一次都幸運爬了起來再重來。當障礙跨越不了,跌到之後許久爬不起來,勉強爬起來就也只能悻悻地留在跑道外療傷止痛。年輕的身體真是經得起摔!

高中以後,我不再練田徑,改在校刊當記者,報導的項目也鎖定在運動會和運動員身上。當我用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稀有動物時,發現他們練習的是最高度的專注力,除了自己身體的表現能力之外,周遭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運動會一到,所有的運動員莫不十分緊張,他們個人的努力,關乎班上、學校的榮譽。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34期 2010-0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