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的旅程隨遇而安

  • 作者 : 鄭淑敏
  • 圖片來源 :

小女兒回來過耶誕節,排好到綠島潛水的行程,提醒他冬天的綠島風很大,潛水會不會太危險?她馬上反應強烈說:「媽媽,你是全世界最沒有資格對我說危險這件事的人,去年你到中東一些非常危險的國家去旅行,這個帳我都還沒找你算呢!」

聽完,我忍不住大笑特笑,因為我知道她在抗議我去年農曆假期選擇到東非去看野生動物大遷移,她想阻止卻找不到適當的理由,只好和我比膽識,看誰較擔心誰。

說起危險的旅程,其實每一次旅行前,我並沒有特別以國家地區的安危與否加以考量。

台灣的媒體很少報導世界新聞,一般人活得像井底之蛙。

我曾參加幾個很特別的旅行團,才知道比我更不怕死的還真多。記得有一個旅行社的老闆告訴我,有好些人連巴格達都敢去,而我只敢在敘利亞境內往大馬士革的公路上,用相機照下指往巴格達的路標。

記憶中確有幾個事後回想起來相當危險的旅行。

有一次巴士行走在安地斯山,由秘魯往玻利維亞的途中,突然山中幾個村落出現了反政府的村民,所有的遊覽車在兩國之間、4千多公尺高、唯一的公路上被困了大半天。

旅者紛紛下車打探狀況,沒有親眼目睹,很難想像安地斯山那些生活貧困的印地安人,每一個人都把家當包袱背在身上,手上唯一的武器就是在路旁撿來的石頭,每個村民都出門擋路了,留下空盪盪泥塗的土屋一座連著一座。

幾個鐘頭後,首都派了軍隊來鎮壓村民,為了爭最後一口氣,村民要到的唯一條件是,每一輛通過村莊的遊覽車玻璃上都要寫上「我們支持你的理念」這樣的口號,而沒搞清楚到底是什麼理念之前,我們車司機快速拿了一條牙膏把口號寫在窗上,車子通過村莊,他又跳下車,用紙把牙膏給擦掉。我凝視著路旁的村民──手上還握著沒有機會用到的石頭,一臉迷惘。

身歷險境而不自知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35期 2010-02-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