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科醫師的職業傷害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剛升上主治醫師那年第一次買保險,正好遇上一位新手業務員。她一聽我想買意外險,便喜孜孜地告訴我一個彷彿很划算的費率,並強調:「醫師的職業風險很低,是第一級」。

等帶著正式要保書來那天,她掛著靦腆笑容先向我致歉:「回去精算,才發現把您的意外險費率算錯了」,她頓了一下,嚥下口水繼續說:「精神科醫師是第三級……。」

「有這麼嚴重嗎?」當時酷愛穿著合身洋裝和細高跟鞋的我頤著頭質問:「天天刀光血影的外科醫師會比我安全嗎?」

精神醫師跟軍人一樣危險?

一年數百元的保費差額並沒改變我的心意。一接過厚厚的要保書,我立刻翻閱職業風險等級相關條文,才發現自己的工作和大客車司機、動物園獸醫、送報員,甚至現役軍人同樣危險。

其實,早在我選精神科的消息一傳出,就有不少親友好意警告:「『肖仔』不長眼會打人。」甚至一副憐香惜玉:「好好一個女孩子,幹嘛去冒這個險?」眾人見勸阻無效,只好退一步進行自我保護,「學擒拿術」或是「防狼噴霧劑不離身」,是大家最後的忠告。

正式向精神科報到後,確實有一堂「如何處理暴力傾向病人」的課程。林林總總的告誡,歸納起來不外乎「洞察機先,安全第一」這八字箴言。一旦判斷病人可能暴力相向,先確認自己安全無虞,下一步才是糾集眾人一同處理。十多年來,手雖仍無縛雞之力,但謹記三十六計最後一計(走為上策),也讓我安然執業至今。

令人措手不及的肢體暴力雖仍時有所聞,性格乖戾又病況不穩的病人當面挑釁,才讓精神科醫師最是頭痛。曾有同事遭一位屢屢掛號找碴的男病人嗆道:「看病和應召還不一樣?老子付錢想找誰就找誰!」礙於不能拒絕病人(且對異性言語輕挑又是他的病徵),氣得全身發抖的學姊除了每次在電腦就診頁面發現他老兄大名時,趕緊聯絡警衛來診間戒備外,只能強自鎮靜,憑恃著溫和但堅定的態度面對病人,才有通過這殘酷試煉的機會。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36期 2010-03-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