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堅持要搬出去

當孩子堅持要搬出去
  • 作者 : 張靜慧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面對孩子的「獨立宣言」,爸媽該怎麼接招? 怎樣才不會讓搬出去的孩子變成「潑出去的水」?

有天深夜,作家廖玉蕙25歲的兒子邀她聊天,一向沒大沒小的他突然感性地說:「我今天在工作上有點成績,都得感謝爸媽!您一定不知道我有多愛您們!」甚至拉起廖玉蕙的手,眼中泛起淚光。
廖玉蕙嚇了一大跳,忍不住問:「你受了什麼刺激嗎?」兒子繼續說:「不管以後發生什麼事,您都要記得我有多愛您們。」經她再三保證了解他的愛,兒子才放她去睡覺。

直到一個多月後,兒子多日沒回家過夜,她才恍然大悟,原來兒子準備自立門戶,怕她承受不住,於是先用「愛的告白」為她打了「預防針」。

那陣子兒子常在週末上夜店,她總擔心會出事,為此母子多次爭執,她曾明白表示希望兒子搬出去,眼不見為淨。然而當兒子真搬出去了,她的惆悵卻揮之不去。「明明知道兒女要展翅高飛,放手卻如此艱難。」

當父母的常常感慨:才唱過幾次生日快樂歌,懷裡的奶娃娃就長到了不要人抱、不喜歡牽手、什麼事都要自己來的年紀;再過幾年,孩子倏忽拔高,個頭幾乎跟自己一樣,想跟他聊天,他冷冷反問:「聊什麼?」幾年後,孩子更頒布「獨立宣言」,行李一收,頭也不回地搬走了。父母不解:我做的還不夠嗎?怎麼孩子對家、對父母沒半點依戀?

其實答案簡單到有些殘忍:孩子長大了,不再需要父母照顧生活起居了。

最近廖玉蕙坐高鐵時,得到一些啟發。列車穿越一個個山洞,時而光明、時而黑暗,窗外景色不停變換,有時是阡陌、有時是城市,「就像孩子不斷在成長,每個階段都不一樣,過去的不會再回來了。」

「孩子是獨立的個體,每個階段的需求不同,」台北市八頭里仁協會副理事長、親職教育講師楊俐容比喻,買三輪車給小小孩他一定很高興,但孩子到了大學,爸媽還要買三輪車給他,就不符合孩子的需要了。

楊俐容建議父母預先看見孩子成長的歷程,認知到孩子必然會長大,先給自己打預防針,而不是被逼著調整,心裡難免失落、受傷。

她女兒考上研究所,正在考慮搬出去住,她很贊同,「她本來就到了向外開展的年紀,我鼓勵她儘量在外活動,精神、生活都獨立。」

分離是上天巧妙的安排

與其反對、阻止孩子搬出去,不如適度展現關心。比如陪孩子一起去看房子、看看環境是否安全、房子有沒有漏水或龜裂、跟房東談契約等等。

不過父母表達關心和建議就好,不要強勢替孩子決定。楊俐容就常對女兒說:「媽媽說這些是關心你,你要怎麼做可以自己決定。」

往正面想,孩子成年代表自己責任減輕,有機會好好安排生活。「能為自己活,父母應該很雀躍,」楊俐容說,孩子成年離家是上天巧妙的安排,對父母和兒女來說,都是學習分離和放下的機會,因為人終要面對老化與死亡。

也不妨多想孩子搬出去的好處。廖玉蕙到現在還是有點捨不得兒子離家,有時兒子回家吃飯,待得比較晚,她會暗示「乾脆留下來住一晚好了」;她甚至跟先生開玩笑說:「哪天我們把兒子灌醉,讓他非留下不可!」

不捨歸不捨,整體來說,她覺得兒子自立門戶是好的。以前兒子晚歸晚睡晚起,這對年輕人來說沒什麼,但在她眼裡卻是挑戰家庭秩序與禁忌,常看兒子不順眼,磨擦多。兒子搬出去後,母子不再為這些事破壞感情,反而有助關係,「距離可以產生美感。」

「失戀」需要時間來醫

讓孩子獨立生活其實是在幫他,「只有獨立,才能學習面對人生的風雨,更學會感激自己擁有的,」諮商心理師林世莉說,孩子遲早會長大,父母能做的,應該是早點教孩子照顧自己和面對問題的能力,而不是綁在身邊照顧他一輩子。

林世莉從小學業順利,有點驕傲,不太擅長與人相處,直到大學住宿舍,才發現人際關係需要經營,比如她習慣聽英語教學廣播節目,而且音量開得很大,但別人不一定想聽,她得學著調整、改變習慣,才能跟室友好好相處。

很多父母很難接受孩子獨立生活,是因為一種失落感,多少年來已經習慣照顧孩子,突然要他們別做那麼多,實在不習慣,「就像失戀,突然少了對方,生活頓失重心,」楊俐容妙喻。

時間是「失戀」最好的解藥。楊俐容的女兒上大學後,常因社團活動而晚歸,她自認是開明的媽媽,但每到九點半,她還是習慣打電話給女兒,問要不要去接她,就像女兒高中時代一樣。女兒忍不住抱怨:「你不是說要給我自由嗎?」她才猛然醒悟自己「積習難改」,一、兩個月後才適應。

自立門戶不是親情的殺手

很多父母感嘆,孩子搬出去就像「丟掉了」,想見他一面還得用預約的。

其實獨立生活不等於感情冷卻,只要雙方都有心維繫,還是可以維持好感情。中年父母面對成年兒女,心態需要適時調整。廖玉蕙的朋友抱怨孩子離家後都不主動聯絡,問她為什麼不主動打電話,朋友說:「我是他媽,當然應該他打給我!」

廖玉蕙卻不這麼想。有陣子兒子不常聯絡,她會主動打去,開玩笑地說:「老母來給你請安囉!」兒子覺得不好意思,連忙跟她解釋最近太忙,所以沒聯絡。現在兒子會主動來電向她請安。「誰有空就誰打電話,父母也可以主動跟孩子聯絡感情,」她建議。

但跟孩子的對話內容別再局限在「吃飯沒、衣服有沒有常洗、不要太晚睡」等生活作息類的話題,可以聊聊孩子現階段的生活重心,比如工作、學業、社團、兩性交往等等。廖玉蕙跟兒子過招的經驗是:別囉嗦、別嘮叨,多讓他傾吐。

也不要天天給孩子「奪命連環call」,緊迫盯人式的聯絡會把關心變成壓力,最後孩子可能選擇不接電話。

父母也不妨學學年輕人流行的溝通管道,比如電子郵件、MSN、Skype、Facebook(臉書)等等,善用新科技聯絡感情。

楊俐容說,父母若對孩子有些期待,可以表達出來,跟孩子討論最基本的要求,比如多久打一次電話、多久回家一次、參與哪些家庭活動、發生哪些事一定要告訴父母等等,建立親子間的默契,「兒女要讓父母有安全感,父母要讓兒女沒有罪惡感。」

但也要注意親子關係不需盯太緊。現在因為有網路電話、通話便宜,所以很多父母每晚都要找孩子說話,一說就一、兩小時,鉅細靡遺查細節。一位23歲研究所女生就對媽媽說:「我好幸福,媽媽一兩個月才來電話一次,其他同學每晚被爸媽『查勤』,盯太緊了。」

情侶用約會來讓感情升溫,親子也可以仿傚。廖玉蕙的兒子常邀父母吃飯、看電影,有時兒子臨時邀約,他們連看哪部電影都搞不清楚,還是欣然赴約。她打趣道:「孩子邀我們出去是一種榮寵,一定要去,不然以後人家就不找我們啦。」

成年兒女不需要父母照顧吃穿,但永遠需要父母當心靈上的依靠。林世莉建議父母讓孩子知道,如果有一天想搬回來住,大門隨時為他而開。她見過有些孩子感情受挫,卻不敢回家尋求安慰,因為當初不聽父母的話,怕回家父母不諒解,所以只能獨自療傷,想到有家不敢歸,更是挫折。

給孩子沒有負擔的愛

楊俐容有不少朋友面臨這種困境:年邁的父母把「人老不中用,沒人要了」掛在嘴邊,甚至誇大病痛,希望子女常回家探望,讓朋友們罪惡感加深。

有趣的是,這些朋友的孩子正處在大學階段,生活多采多姿,有些已不住在家裡了。朋友們感嘆孩子不主動聯繫,「怎麼這麼寡情」,卻沒意識到自己不自覺地複製了父母索愛的行為模式,把親情變成沉重的負擔。

楊俐容一直感謝媽媽給她寬廣的空間、沒有負擔的愛。她大學時來台北讀書,媽媽有時有事北上,但多半不會事先通知她,也不要求陪伴。有幾次媽媽來宿舍探望,她正好不在,媽媽把帶來的花留在書桌上,寫下「來訪未遇,甚憾!願日子如花」的字條,楊俐容看了雖感遺憾,但並不愧疚。
維繫親情就像放風箏,太鬆風箏會飛走,太緊會繃斷;力道適中才能將情感相繫,卻不造成負擔。這樣恰到好處的愛,讓分離不成為親情的障礙。

同居,不能問的祕密?

成年兒女搬出去,除了想獨立,有時還有一個不好明講的原因:方便男女朋友來訪,甚至進一步過夜、同居。爸媽或許心知肚明,但要不要點破、表達意見?

親職教育講師楊俐容說,每個家庭對這樣的事尺度不同,很難有標準答案,而且爸媽即使明問,兒女也不一定誠實回答。但她建議,長遠來看,這樣的事還是要溝通,以免有一天「東窗事發」,破壞親子間的信任。

她的做法是,她不會告訴女兒可不可以跟異性同居,而是早早跟她談兩性交往與親密關係,教她保護自己,培養判斷力。

兒女篇:當你想搬出去,如何跟爸媽溝通?

了解父母在擔心什麼諮商心理師林世莉開始工作後,父親希望她住家裡,但她還是搬出去了。後來她曾在夜歸途中遇上怪叔叔對她伸出鹹豬手,才明白父親為什麼擔心她住在外面。

親職教育講師楊俐容建議,讓父母參與你的新生活,比如找他們一起去看房子、常打電話聊聊近況、邀他們來家裡小住,「他們對你的生活有具體的想像,才會安心。」

態度要溫柔而堅定態度溫柔才不會傷感情。告訴父母自己需要獨立,也有能力獨立,但要同理他們進入空巢期的失落感。可以問:「我怎麼做,你們會比較放心?」比如約定多久打一次電話或回家
一次。「讓父母覺得不會因為你搬出去而失去你,」林世莉說。

如果能做到,雖然父母還是會有失落感,但不會焦慮(擔心孩子離家後音訊全無)或憤怒(覺得孩子不孝、翅膀硬了就不要爹娘了)。

態度堅定才能達到目的。可以跟父母討論計劃,比如打算在哪裡找房子、薪水能負擔多少房租或貸款,讓父母感受到你有能力和決心獨立。

協助父母安排生活鼓勵爸媽接觸新事物,比如旅行、當志工、上各種銀髮族課程等等,甚至幫忙找好報名資訊。當父母有新的生活重心,就不會持續緊盯著長大的小孩。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1期 2010-08-01 00:00:00.0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