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醫生退休後

當醫生退休後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天下資料

不只一次被人問起:「醫師不用退休嗎?」

頭一回被問是當實習醫生時,在醫院餐廳裡。為圖優惠,當天雖沒實習課,我仍刻意套上白短袍偕友人用餐。「是嘛?」一臉青澀的我抬頭張望,四下果真盡是白袍映華髮的翩翩身影。

「咦,真是這樣耶!」我定睛細看,一口氣認出好幾位榮譽教授,那頭銜是超過公務員退休年限的教授專用。

「他們是內科還是外科的教授啊?」朋友打破沙鍋問到底。

「都有,」我據實以答,「還有基礎學科,像是病理、藥理、生化……」

「那麼老開刀還行嗎?」

「會有住院總醫師當助手一起開」,不久前的痛苦回憶突然被喚起:「只要教授別太堅持……」

都是頭燈惹的禍?

那時我剛結束外科實習,遇上一位將作七十大壽的榮譽教授,仍不時接受老病人委託動些小刀。有回開痔瘡,他卻囑咐總醫師預先準備耳鼻喉科開刀用的頭燈,大夥兒一臉狐疑。

麻醉完成後,護士幫刷手消毒過的主刀者拉上手術無菌衣,套上並打開頭燈。

手術檯上方的無影燈和教授戴的頭燈一起投射在手術部位,也就是病人的肛門,視線格外明亮。但手術開始後可慘了,主刀者不僅雙手巍巍顫顫,頭燈還隨著肢體晃動,亮晃晃一片叫助手們頭暈眼花配合不來,手術節奏凌亂,開刀房空氣幾乎凝結。

擔任第一助手的總醫師急中生智:「先生(日文),剩下縫傷口這種小事教給我就好」。教授順勢下手術檯,少了那盞壞事的頭燈,終能睜大眼睛趕緊檢查傷口是否按肌理逐層縫合。

儘管大部份外科醫師自覺體力走下坡就不再上台拚搏,但這事兒還是沒個準,過去我就親耳聽聞一位年近八旬的婦產科醫師,驕傲地說自己直到兩三年前,雙膝再也承受不住接生時的蹲踞姿才停止接生。

會過生活的醫生

除了體力限制,資深醫師在知識與經驗至上的醫療專業確有其優勢。但醫師「老驥伏櫪」有時並不全為自己,而是放不下照顧多年的老病人。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3期 2010-10-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