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心看診,我最幸福的當下

專心看診,我最幸福的當下
  • 作者 : 林頌凱
  • 圖片來源 : 陳郁文

看門診,是我最享受的時間,也是最讓我承受壓力的時候。壓力並非來自患者的疑難雜症或患者久病未癒,而是他們殷殷期盼的眼神。

因為我的看診習慣,患者往往要等上較久的時間。

對於那些從沒有看過我門診的人來說,漫長等候常讓他們不習慣,有時甚至還會小動肝火。對於老患者來說,雖然知道等待很值得,但是為了看診耽誤復健療程或是上班上課,著實是另一種困擾。

而對於坐在診間裡面的我來說,想要顧好醫療品質,又不想讓患者久候,來回之間造成持續性的心理壓力,我常常會因為不好意思看到患者的表情,而不敢走出診間上廁所。

老實說,這樣的矛盾想法常常讓我自己分心。

當我無法全心聆聽患者訴說,或專注做身體檢查時,我特別疲累,想中斷看診來稍做休息;也開始對身邊的事物敏感,像門診護士加快按燈號的動作,或患者的表情,都讓我感受到他們的不耐煩,我因此胃不舒服、肩頸疼痛,我在心中對自己說:「怎麼又來了?!」

每天幫人解除痠痛,告訴大家身心都要懂得放鬆的醫師,這樣的我,連自己都無法接受,我開始尋求解決之道。

加快流程使我更不專心

我試著加快門診流程,例如請門診護士分擔電腦文書的工作、在診間同時幫多位患者針灸、將檢查項目分流進行,但不管用什麼方法,效果實在有限,而且還因為流程改變,反而花更多時間在非醫療行為事務上,這讓我變得更不能專心,而且更耗費心力,每一次門診結束時都好像打了一場仗般筋疲力盡。

於是我又調整策略,試圖藉由縮短看診時間來改善:減少問診與檢查,或精簡衛教內容,這代表我犧牲了與患者互動的寶貴時間。

不到兩天,我愈想愈不對勁,問診與檢查時間減少,可能讓我在沒有充足資訊的狀況下做出判斷,這樣可能讓患者與醫生都暴露在醫療過失的風險之中。而衛教時間不足,患者不知如何好好保養身體,以後舊病復發的機會就大增。

我開始在心裡質疑自己:「這樣對嗎?」「真的要這樣嗎?」我的意識與潛意識交戰不已。當然我又開始分心了。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3期 2010-10-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