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賞鷹,迎接「貴客」南來北往

墾丁賞鷹,迎接「貴客」南來北往
  • 作者 : 李偉文
  • 圖片來源 : 邱劍英

墾丁賞鷹,迎接「貴客」南來北往

就讀中學的雙胞胎女兒A、B寶看到報紙報導,墾丁國家公園與滿州鄉公所成立的反獵鷹巡守隊員,居然自己偷偷去捕獵過境台灣、夜棲屏東滿洲鄉的灰面鷲,非常生氣,因為前些年她們曾經到墾丁國家園賞鷹,看到壯觀的清晨起鷹與傍晚的落鷹,對每年雙十國慶前後會過境台灣的猛禽,非常有感情。

我告訴她們,這些獵人應該只是少數的個人行為,因為從墾丁國家公園在二十多年前成立以來,就努力在宣導保護這些南來北往台灣的客人,也非常有成效了。甚至可以說,整個台灣有生態保育的概念就是從侯鳥保護運動開始呢!

A、B寶訝異地驚歎:「哇!真的嗎?」

曾經,滿地的伯勞鳥嘴尖

我告訴A、B寶,民國70年左右,台灣還看到不任何有關環境保護的行動,墾丁國家公園是台灣成立的第一座國家公園,當時也回應了台灣第一個社會運動,就是拯救伯勞鳥的運動。我說:「你們很喜歡張曉風老師的文章,她可以說是那個運動的重要推手之一呢!」

A、B寶再度張大嘴巴:「哇!真酷!」

當年,張曉風老師看到恒春滿街在賣烤伯勞鳥,扔了滿地的伯勞鳥的嘴尖(抓到伯勞鳥要先把嘴折下來,免得咬人,然後才烤來吃),她寫著:「為什麼有名的關山落日前,為什麼驚心動魄的萬里夕照裏,我竟一步步踩著小鳥的嘴尖?」

作家們用感性的筆觸,激發了當年還沒有什麼生態保育概念的民眾的側隱之心,也讓當時還不興盛的賞鳥或生態旅遊有一些不同的省思:「我是個愛鳥人嗎?不是,我愛的那個東西必然不叫鳥?那又是什麼呢?或許是鳥的振翅奮揚,是一掠而過,將天空橫渡的意氣風發,也許我愛的仍不是這個,是一種說不清的生命力的展示,是一種突破無限時空的渴求。」

墾丁侯鳥保護運動最特別之處,就是用文學且感性的方式,讓民眾重新思考人與自然生命的關係,因為生態保育是一條漫漫長途,只有改變人的價值觀與生活習慣,保育觀念才有可能真正扎根,也才是執行保育工作的治本之道。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4期 2010-1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