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悲慘需要被解決

這個悲慘需要被解決
  • 作者 : 李瑟
  • 圖片來源 : 康健資料

有時候,《康健》人會自嘲「老喜歡選難做的事來做」。

繼上期張靜慧絞盡腦汁調查報導「擠到爆!誰來搶救急診室?」引起大量讀者在網上串連,以及許多醫護人員寫信給《康健》表達意見(比方有人建議該把文章貼在急診室門口,讓所有人讀),這個月
《康健》又選了另件苦差事來做。

張曉卉的「呼叫器依賴,當生命只剩呼吸」的難度不只在調查空調商人做呼吸治療的外包,更要加上「當生命只剩呼吸」本身的苦難,以及造成對各方面的衝擊。

目前有2萬1千多人插著管或氣切,連接在呼叫器與生命徵象監測儀上,無法言語,四肢攣縮變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其中七~八成意識不清。一般人以為癌症最花錢,一年要使用8個人的保險費,但其實呼吸依賴者要花到44個人的保險費。

其中近七成是70歲以上的長者,家屬子女把老人家送進來時是希望老爸老媽會好起來回家的,卻不料月月年年過去,老人家被折磨到變形,也其實沒再醒過來。

這樣的晚年,有誰想要?哪個兒女願意自己的親人這樣結束生命?

上期我把靜慧稿壓在最後才看,因為沈重。

這期我根本是躲著不敢看曉卉的稿,因為,我的老爸最後也是被很多管線纏身,接上呼吸器昏睡,直到四個月後離世。

他住院時,我常在夜裡從辦公室奔去醫院看他,在昏暗的床間找到已攣縮變形的老爸,看他像個破布娃娃癱在床上,彼此無法溝通,連他有沒有知覺意識我都不知道。

另個痛苦也在「沒有下一步」,我們究竟能做什麼呢?醫生好像也不能做什麼,只對我的話點點頭,我說「爸最怕痛,請您務必想辦法讓他少受點痛苦」,我們都是不能得到釋放的受害者。

攣縮變形的大體入棺後蓋不下去,終於蓋起來時,我知道工作人員有用力,爸又再度受苦了。每次想到,就淚水忍不住。

曉卉從每個採訪回來都是紅著眼,寫稿期間更常寫著寫著就哭出來。

我的痛苦直到最後要送印刷廠前,逐一檢查是否每個病人的臉都打糊以保障他們的人權,我盯著每張臉,天哪,為什麼每張都那麼像我爸?還是每張都讓我想到我爸?曾經昏暗夜裡,我逐床看過去要找的親愛的家人?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4期 2010-1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