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眠藥保衛戰

安眠藥保衛戰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約莫一年前,我開始不定期收到健保局公文,主旨是特定病人跨院取得大量安眠藥,責成我輔導、改善其不當使用行為。

有些病人「上榜」我一點兒也不意外,因我已在診間跟他為了減藥拉鋸多時。病人總有千百種理由希望我別減藥,甚至擺出哀兵姿態,強調用藥也是「身不由己」,卻絕少落實,甚至抗拒嘗試同時提出的認知行為改變策略。

有時病人會「從實招來」,自己的睡眠困擾確已改善,只因升格「小藥頭」還有下線──通常是枕邊人,也可能是超時工作的兒子,甚至牌搭子,希望我行個方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遇上這類「老實」的病人,只要堅持專業分際,通常都能不辱健保局上級使命,順利降低處方劑量。可是藥既離手,究竟入了誰的口,甚或有無轉賣之嫌,已非我專業所及。

無需健保局提醒,稍有經驗的醫生都能辨識病人一步步走上鎮靜安眠藥濫用不歸路的徵兆。除了要求增加劑量,頻頻提早回診也是早期徵象;若病人還漏餡兒叮囑你別忘了開安眠藥,可別輕易「放過」,多關懷兩句,真相多能水落石出!

有些病人開始編派回家路上藥被扒走,甚至指控藥局「偷斤減兩」,只是短少的總是安眠藥(莫非扒手和藥師也失眠?!),有些醫生搬出衛生署合理用藥劑量與健保審查規範當擋箭牌,病人卻賴皮「多出來的我自費」,弄得醫師要不拉下臉拒絕,要不只能「就範」。

由於不同醫師給藥尺度不一,不願受約束的病人除了多方打聽哪個醫師好說話,也可以一一測試底線何在。在還沒推出健保IC卡的年代,醫院必須各築防線,處方時電腦程式自動計算病人同種藥剩多少顆是標準動作,有些醫院甚至在診間準備大橡皮章,遇上這種「奧客」,趕緊在病歷蓋上「請勿讓病人自費購買安眠藥」字樣,提醒其他醫師別「上當」!

鎮靜安眠藥的吸引力驚人

我相信沒有一個醫師樂意當「藥頭」,但對鎮靜安眠藥主觀認知與客觀知識卻可能有極大差距。2007年,我受管制藥品管理局委託進行研究,發現醫師都知鎮靜安眠藥不宜長期處方,卻也承認手頭上有一定數量長期用藥的病人,且精神科醫師「心口不一」情況尤甚。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5期 2010-12-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