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馨之 不快樂,怎可能把病人照顧好

張馨之 不快樂,怎可能把病人照顧好
  • 作者 : 張馨之
  • 圖片來源 : 王創緯

我今年30歲,在醫院裡擔任職能治療師。從小我是長輩心目中的乖乖牌,但骨子裡我總是想做不一樣的事。

我今年30歲,在醫院裡擔任職能治療師。從小我是長輩心目中的乖乖牌,但骨子裡我總是想做不一樣的事。

家人希望我能當老師,但我不想,因為我認為老師的工作太制式化。我以前的志願是當女警察或女軍官,但因身高不夠,無法進入符合志願的科系,後來考進成大醫學院職能治療系。

我一畢業就考上職能治療師證照,一直待在醫院裡工作,我發現醫院跟我的期望落差很大,醫院應該是很有生命力的地方,但我感受不到。做了4年,我就想改變,那時我才25歲,常常自問:「這樣下去好嗎?」說實話,我很想改變,無法想像到50歲還在做同樣的事。

踏入社會之後,我很想去嘗試高空彈跳與滑翔翼,覺得好酷,卻沒有機會,反而在26歲那年第一次去走高空獨木橋、溯溪、攀岩、海洋獨木舟。起初是為了陪一名女性隊友,當我看到她站在獨木橋上很害怕,等到我走上去也完全腳軟,她哭了,我也哭了,一邊走一邊發抖。但後來轉念一想,如果我連這一步都踏不出去,未來怎麼可能談改變?

我也去接觸敘事治療、戲劇治療、舞蹈治療,學完就帶回醫院用在實習的學弟妹身上,起初他們很排斥,後來又很期待。我跟他們說,「如果你自己不快樂,活得不好,怎麼可能把病人照顧得好?」我利用晚上帶著學弟妹到沙灘跑步,在月光下大聲喊叫、做肢體訓練,感覺很浪漫,其實這些都是在玩。

我把這套概念運用在治療精神分裂病患,他們也很緊張興奮,從手忙腳亂到熟練到恢復自信,十分專注在繩索與裝備安全,從沒有人因為害怕而落跑或尋短。

我認為最困難的是在那個門檻,一旦踏出去了,發現海闊天空。因為玩,我們拉近了距離,建立更緊密的群體關係。這些年我因為參加體驗教育,認識很多同好,彼此互相激盪一些有趣、好玩的事,譬如一起背著睡袋去海邊沙灘、騎摩托車去飆汗,覺得很有活力。

跟我同齡的女性大概一半結了婚,或者即將步入禮堂。很多女性婚後喪失玩樂的能力,那是因為她們選擇不要再去玩,一旦妳不想動,妳就真的動不了,我不要變成那樣的人。我也打算結婚,婚後照樣可以很酷,可以帶著孩子去野地森林露營,去溪邊垂降,繼續過年輕的生活。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6期 2011-01-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