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法庭像醫學課堂

假如法庭像醫學課堂
  • 作者 : 劉秀枝
  • 圖片來源 : 王竹君

隨著醫療糾紛的增加,台灣醫師上法院的機會愈來愈多,在一次醫法論壇的研討會上,一位醫師就說:「我最近上法院的次數恐怕比法官上醫院的次數多」。幸好,醫師上法院不見得都是被告,也不全都是醫療糾紛,有時候是為案件當證人。

隨著醫療糾紛的增加,台灣醫師上法院的機會愈來愈多,在一次醫法論壇的研討會上,一位醫師就說:「我最近上法院的次數恐怕比法官上醫院的次數多」。幸好,醫師上法院不見得都是被告,也不全都是醫療糾紛,有時候是為案件當證人。

多年前我第一次上法院為已往生的失智症病患的遺產官司當證人時,法官對原告和被告聲明,醫師只是根據專業,據實提供病人的病情,到底病人是否有能力決定把財產給什麼人,是由法官判定的。

我當時真是鬆了一口氣,原來台灣的醫師證人,和我們在美國電影上看到的對陪審團侃侃而談的專家證人是不一樣的。作證完我就離開,法官的判決我既沒參與也不知道結果。

十多年前,在美國神經學年會的展示攤位上,看到一位醫師把一本書翻了又翻,對書商說:「真的會有人買這本書嗎?」,原來書名是《Trialsofanexpertwitness(法庭見證記)》,他書一放下,我立刻就買了。此書於1991年出版,是克拉旺醫師(HaroldL.Klawans)自1974年開始在法庭當專家證人的19個真實故事,作者是芝加哥大學的神經學教授和一家醫院的神經科主任,本是法庭的門外漢,初次當專家證人就讓一位23歲女士贏了與芝加哥交通局的官司,之後就開始為醫療糾紛中受害的病人或無辜的醫師當專家證人,累積心得成書。

書的內容精彩,用語幽默,對話犀利,有點像是諜對諜。克拉旺醫師提到身為一位專家證人,雖然要有堅強的醫學實證作後盾,但在法庭上接受原告與被告雙方律師的交叉詰問時,還要懂得遊戲規則,才可能是贏家。

美國的證人醫師

要經得起挑戰


在美國,醫療糾紛屬於民事訴訟,不像刑事案件般的需罪證確鑿、毫無疑慮才能定罪,而是講求機率的高低和可能性的大小,所以有辯論的空間。也因此,專家證人的專業背景、資格及證詞,會受到對方律師嚴格的審核,必須經得起挑戰。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6期 2011-01-01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