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裡的心理治療

銀行裡的心理治療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一月底「茉莉花革命」掀起阿拉伯世界政局動盪,遠在台灣神經不夠大條的我,決定上銀行脫售手中持有的幾檔共同基金。

一月底「茉莉花革命」掀起阿拉伯世界政局動盪,遠在台灣神經不夠大條的我,決定上銀行脫售手中持有的幾檔共同基金。

負責的理專正接待一位年長女士,我隔著屏風,在等候區喝茶看報。

女士用微微顫抖的聲音抱怨,2008年金融風暴前購入的金融商品虧損仍超過投資金額的30%(噫?我也是!還有一檔雷曼兄弟「血本無歸型」連動債),害我嚴重失眠,有一陣子還得去找精神科醫師拿安眠藥。

理專先好聲寬慰,「楊媽媽,您知道我們自己也有進場,賠錢的時候也跟您一樣懊惱。」接著,理專開始列舉金融風暴後,幫客戶買賣過哪幾支賺錢的基金,「要多想想賺錢、愉快的事,別讓負面情緒困住了,」一時間我以為走錯地方,來到心理諮商室了。

女士起身離去時,我趕緊把頭埋進報紙堆,深怕她是從我的門診拿藥後,轉來找理專做「心理治療」的患者。目送她背影離去,我趕緊起身;換我看病喔,不,接受諮詢服務了。

一見理專,我立刻稱讚:「這年頭當理專真不容易,還得幫客戶做心理治療」。

***

我的微型社會氣象觀測站

我不是秀才,但不出精神科診間大門確實能知天下事。我在我的微型「社會氣象觀測站」裡,用失眠、焦慮、沮喪或憤怒等精神狀態,測量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變遷對人們造成的衝擊。

雖然患者對壓力事件感受性,以及表現方式(也就是醫生眼中的症狀)有極大差異,整體趨勢依舊可尋。

美國雷曼兄弟事件引爆全球金融危機前,現金卡與信用卡的不當使用者,也就是所謂的卡奴,早已現身診間。卡奴們通常年紀較輕,手頭沒多少積蓄,和那些拿退休金買衍生金融商品或是下海股市的阿公、阿嬤,無論是社經背景、甚至心態與反應都不太一樣。

聽罷他們的困擾,除了開藥,我所能做的其實和理專相去不遠,甚至更少。

他們可以直接替信任關係沒破裂的客戶調整投資標的,進行損害控管,甚或許下「盡快幫你把錢賺回來」的大願。(當然得留心極少數利用人類賭性與貪念,罔顧金融專業倫理繼續推銷的理專「老鼠屎」)。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49期 2011-03-27 00:00:00.0

文未完,本篇為訂戶限定全文,您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