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找到了老伴

我也找到了老伴
  • 作者 : 楊力州
  •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這幾年,我拍攝紀錄片的主題都圍繞在老人,一般想到老年人,好像都是風中殘燭,但我拍《青春啦啦隊》的時候,經常從背後觀察這群認真跳舞的長輩,看到的卻是旺盛的生命力,即使不是年輕的帥哥辣妹,他們的內心依舊有春天。

這幾年,我拍攝紀錄片的主題都圍繞在老人,一般想到老年人,好像都是風中殘燭,但我拍《青春啦啦隊》的時候,經常從背後觀察這群認真跳舞的長輩,看到的卻是旺盛的生命力,即使不是年輕的帥哥辣妹,他們的內心依舊有春天。

我深信,青春絕不是指年齡的狀態,而是對待生命的態度。《青春啦啦隊》只是一個開關,老人家的電力一旦被打開,生命力自然就冒出來。我發現老人家缺少可以表現自我的「舞台」,因為他們早就沒有舞台了,很多老人可能只剩下一個坐在門口發呆的「小板凳」。

「是不是該替這些長輩找一個舞台?」我一邊拍片,一邊思索,腦袋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世界運動大會。

2008年,整個高雄都在瘋世運,那是一個國際大型比賽,但這些老人家既不能翻,也不能滾,更不能劈腿、做高難度動作,還有什麼法寶能使出來?可以運用巧思、創意、趣味取勝。

我試著去接洽主辦單位,一開始不是很順利,後來終於有了回音,有兩個單項「合球」與「巧固球」比賽,可以安排長輩在中場休息時間表演。

我始終忘不掉那一幕,第一場表演是中華台北與俄羅斯對壘,原本劍拔弩張的對峙氣氛,等到青春啦啦隊一出場,現場都high翻了,觀眾跟著用力拍手、搖擺、吶喊,因為從來沒看過這麼高齡的啦啦隊,很多外國選手豎起大姆指頻頻叫「讚」。

我認為,老人議題應該是一個社會運動,先把老人家的舞台弄好,也等於是替自己鋪路,像我這種年過40的「老人預備隊」,遲早也會進場。我回頭檢查自己的老伴清單,覺得有點心慌,因為老伴好像不到10個人,而且大都是一群搞紀錄片、不肯向主流現實妥協的「怪咖」,有些甚至具有反社會人格傾向。

前幾年,我和這群朋友籌組了一個「紀錄片職業工會」,為所有紀錄片從業人員爭取到勞健保,包括編劇、配樂、剪輯、攝影、場記等,這個工會等於提供一個公益平台,讓大家有一個名正言順的「家」,現已有200多名成員,其中有非常多可以老來作伴的朋友。

還有,50歲以後我打算開一家漫畫出租店,這是我很多年前的夢想,因為我是狂熱的漫畫迷,家裡有一千多冊收藏,可以拿出來自娛娛人,廣交同好。我覺得很興奮,發現為自己找到了下一個人生舞台。

文章出處: 康健雜誌150期 2011-04-28 00:00:00.0

關鍵字: 舞台、老人、紀錄片、青春啦啦隊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