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事」病人

  • 作者 :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算起來,安娜(化名)要比我早進這家醫院。

當我還是個小小的見習醫師時,曾為安娜踩著堅定的步伐,挪移著肥滿的身軀,往返於醫院與住家間的身影所感動。

依照我的觀察與懷疑,安娜應該是精神科日間病房的病人。而所謂的日間病房,根據那位頭髮雖已花白稀疏,卻仍很酷很有個性的教授所說:「日間病房是一個讓精神病症狀穩定下來的病人,進行回歸社會復健的保護性治療場所」。

安娜每天穿著寬鬆的花洋裝,圓圓的臉蛋鄭重地擦著腮紅,及腰的長髮繫著花布髮帶,和趕著參加病房晨會的我一樣準時,搭同一班公車到醫院。略微木然的表情,讓想把博愛座讓給她的我躊躇過。當我在精神科見習時,對於美國六0年代精神醫療「去機構化運動」--讓病人回歸社區、重享家庭生活的人道精神,有著無限憧憬。回想到每日同車的安娜,豈止是肅然起敬:台灣的精神病人,非但不用長年與家人隔離,住在療養院內;更無須放棄女性的天職,勇敢的準備懷孕生子…..

兩年後,我畢業了,決心走精神科。日間病房是我的第一站,安娜變成我的病人。我常常坐在護理站內,痴痴地凝望職能治療師帶著病人日復一日地做體操、玩團康、寫毛筆、鉤毛線,偶爾飄過「這就是『去機構化』嗎」的疑問。安娜從不加入,只是在周圍「巡視」,儼然一副上級監督下屬的態勢。

好奇地問起一旁年紀足以當我媽媽的護士,她笑著反問我:「你不認識大名鼎鼎的『癌症醫師』嗎?」

我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直瞅著不遠的安娜。這時,一位家長帶著年輕的病人怯怯地走進病房,安娜的笑容雖然有點僵,卻很熱心地趨前問候,並向對方介紹:「我是這裡的『癌症醫師』…..」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08-05-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