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念一個人的方法

  • 作者 : 天下雜誌群董事長殷允芃

我總叫她成露茜(按照她的堅持,要唸成露西),連名帶姓的,三個字一起。

那個時代長大的人,好像都有這個習慣,有一份親切,更有一份平等,交往和稱呼不需要什麼頭銜。

成露茜喜歡稱自己是一個跨國界的人,a transnationalist,其實她越界關懷的範圍,不只國家,更包括了族群、性別、階級、年齡。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雖然她是一位學養豐富、十分有趣的朋友,但認識了她十八年,卻很少聽她提起過去的豐功偉業或成就。

直到二○○七年,她生病開刀後出院,躺在家中床上。我努力說服她,做一些口述回顧,由她擬定章節題目,我每週六去訪問一個小時。六週後,她體力恢復了,就忙著去工作,中斷了訪問。

在訪談中初次聽到,七○年代,她在洛杉磯加州大學力排眾議及種種壓力,所做的十九世紀早期移民華裔妓女研究。這篇震驚亞美學界、開天闢地的研究論文,工程十分艱鉅,追蹤調查的過程精彩宛如電影。

訪談中,她也提到當年在美國她得「女鬥士」獎的時候,對來訪者侃侃而談父親成舍我對她的影響。直到被問起:「那妳的母親呢?」她才反省到做為倡導女性主義的社會學者,她怎麼也沒能跳出社會的制約,忽略了一生守護兒女的母親的重要。在洛城唐人街訪談華僑奮鬥史時,她霍然發現,為什麼受訪的華人婦女,總是談先生、談兄弟、談兒女、卻總不談自己?她因此特別號召了六位年輕女學者,重新訪談,寫出了「聯結我們的生命」華裔婦女史,成為美國婦女研究的教科書。

女人是不是都不喜歡談自己呢?連成露茜也不例外?

這本小書,《燦爛時光》,和紀錄片〈綿延的生命-Lucie的人生探索〉,希望能稍微彌補這個不足。

感謝林秀姿,她因一次二小時的深入訪問曾和Lucie結緣。寫這本書她曾花了許多不眠不休的夜晚,耙梳各種文字和錄音檔案。

也感謝羅儀修、林麗芳、蕭錦綿倉促組成的影視團隊,和我一齊到洛杉磯追拍當年Lucie的合作伙伴和工作足跡,重訪Lucie駐足過的太魯閣和台東太麻里海邊,並從許多照片、錄音、和錄影檔案中,選集剪接成記錄片,儘量讓Lucie原音重現。

紀念一個人,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讓她的精神可以持續。

我希望,這本書,只是一連串女性書寫的開端。 《燦爛時光─Lucie的人生探索》立即試閱>>

(本文刊登於康健雜誌網路專欄 2011年02月)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1-02-01 00:00:00.0

全文完,喜歡這篇文章嗎?立即追蹤: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