遺忘已久的心的處方箋

  • 作者 : 河合隼雄
  • 圖片來源 :

臨床心理師都認為人心不可知,你覺得呢?
精神力不是只有「忍耐」而已。心的支持,有時會成為心靈的包袱。──當你對蠻不講理的世間,忿忿地想舉起拳頭;對紛亂糾纏的人際關係,默默地想滴下眼淚時,不妨認真聽取本書55種煩惱心聲的細微振顫,就可以發現遺忘已久的《心的處方箋》。書摘試閱:

(本文刊登於康健雜誌網路專欄 2011年02月)

.人心不可能知道

因為我以臨床心理學為專門職業,因此常常會有人問我,是不是立刻知道別人的心事?甚至有人說很怕見我,好像一見面就會被看穿心事。

我確實是臨床心理學的專家,向來也以人的心為對象活到現在。不過,老實說,和一般預料的相反, 我認為人心是不可能知道的

當我更想強調這一點時,我就說,一般人以為人的心是立刻可以知道的,但能夠有自信確實知道,人心是如何難以了解,正是專家的特徵。

一般人稍微看到別人的臉,就覺得知道對方是「壞人」或「好像很親切」的人。對這一點,專家卻知道看起來不管多親切的人,說不定都可能有很可怕的地方。或者,見到長相多可怕的人,都會想,說不定是很好心的人。

總之,不會輕易下判斷,而會以知道人心這東西會如何變動是難以預料的態度去待人。

例如,心理諮詢師的地方,有時會有家長帶著被貼上「不良少年」標籤的孩子來。當然,他們做過很多適合被這樣稱呼的事情。父母和老師都努力想讓少年重新站起來,但都沒有成效。大家都對他放棄了時,他才會被帶到我們這裡來。

這時,大家期待「專家」的事情是,分析和研究這孩子的心,而且不只這樣,還對孩子的父母也進行同樣的期待,希望找出不良行為的原因,並想出該怎麼辦才好的對策來。但,真正的專家卻不做這種事。

所有的人,都給這孩子貼上無法復原的不良少年標籤時,能懷著「到底真的是這樣嗎?」「為什麼叫他不良少年?」的態度,面對少年。重要的是不要認定他是「壞孩子」。以這樣的居心,和少年見面時,少年意外地肯坦白說出話來。少年一面流著淚,一面說其實母親是可怕的人,自己從小就經常挨罵。聽到這個,就立刻決定「母親是原因」的人也是外行的。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1-02-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