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病房的跨年夜,嘿!新年快樂-990811

【浪人醫師】病房的跨年夜,嘿!新年快樂-990811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深夜的病危通知

天一黑跨年人潮陸續湧出,雖然是通勤尖峰,捷運車廂氣氛卻大不同。我也打算出門跨年,只是地點特殊---媽媽的病房窗景也是摩天樓,但不是101。

通過上週的「演習」,住院醫師在週一一早,也就是在四天前告訴我們「目前病況相對穩定,家人可以恢復正常作息」。然我們不敢怠慢,三個子女排班維持白天一人加Janet,夜裡兩人留守的局面。

媽媽並未恢復意識,套句媒體慣用語,昏迷指數一直小於3分:也就是過去十天始終雙眼緊閉,無任何自主與不自主運動,也不曾發出任何聲音。我以為即使今晚借病房開跨年轟趴,媽媽仍不為所動。

「我在等『迴光反照』」,妹妹強調很多朋友這麼跟她說,「你學弟J不也等到了?」

過去四年為母病台美兩地奔波的J昨天一回台,就來病房探望媽媽。J說今年初他們全家真守到半小時寶貴的「迴光反照」和媽媽說上話。

正當我仍打算誠實回答「不知道」時,H醫師帶著住院醫師推門進了病房。

一如平常,寡言的H盯了媽媽和周邊監視器半晌才說道:「辛苦了」。住院醫師接口:「我明天就要換到別的病房,先來跟阿姨道別」。

大家都知道是永別……

除了J,這幾天好多人都趕來了,是繼兩個月前入加護病房後另一高峰。H離開不久,去年開刀前後照顧媽媽將近兩個月的看護阿琴也來了;交代完待會兒將默默離開切勿相送,她紅著眼眶站在床沿喚了好幾聲「吳媽媽」。我們相信一生愛家人和朋友勝過自己的媽媽,也希望和大家好好說再見。

妹夫下班後,帶著兩個小孩從新竹開車出發一路塞到台北,來到病房已將近十點鐘。被爸爸強迫穿上厚重冬衣的Judy和Irene,各自提著裝滿零嘴、心愛玩具和習題的袋子,模樣和其他出門跨年的小孩沒兩樣。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8-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