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如何跟親愛的說聲再見---990727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接過爸爸來電,我還忙著關掉螢幕上寫到一半的文章和正在執行的程式,妹妹的電話就進來了。

「聽說了,正準備出門瞭解狀況」,我忍不住說道:「爸很離譜,竟跟醫生說要讓媽媽在醫院過世…」

「怎麼搞的!」

「已經跟弟弟說過…他人現在也該到了。先讓他跟爸爸溝通,他們的『頻道』比較接近。」

游標指向關機,趕緊點兩下;我還要妹妹聯絡「龍巖」代表:「問問看家裡怎麼布置---媽昨天還在白板寫要『回家』,爸真是頭殼壞去!」我抓起背包,掛上電話前叮囑妹妹:「別急,我們還有時間。」

一進病房,弟弟便迎上前告訴我:「跟爸溝通過了,他沒再堅持,我就讓他帶Janet回家,等龍巖的人來看場地。」

我邊應聲邊觀察床頭架起的血壓、脈搏與血氧濃度監測器螢幕顯示的數據。 「血壓還好耶,維持在九十幾和六十幾,氧氣也OK…一直都這樣嗎?」我轉頭目視媽媽呼吸:「醫生應該是看她一副吸不到氣的樣子,除了用上脖子和肩胛的輔助肌肉,連鼻翼都張開了。」其實,過去一個多月呼吸器24小時不停,已將媽媽的胸肌練得不成比例的「雄偉」。

「聽說血壓曾經降到七十幾四十幾…」

我繞到床尾,盯著顏色暗褐又乾扁的尿袋問道:「多久前倒的?」

「是我早上回家前倒的」,弟弟瞄過牆上用來記錄媽媽進食排泄若干的大白板確認。

「血壓低休克,難怪利尿劑失靈」,媽媽從上星期開始用利尿劑。

「那…會變成什麼樣?」

「腎臟快掛了---體內的廢物越來越多,電解質變得奇奇怪怪,人便一直昏迷,要是遇上嚴重的心律不整…」

「沒辦法了嗎?」

「用洗腎(血液透析)拉掉體內的廢物,可能會清醒一點兒…」

「然後呢?」妹妹趕到後,問了同樣的問題。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8-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