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加護病房症候群?!-990630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當面臨生命末期,我們要堅強地做出選擇...

家庭會議後為了拼「拔管」,加護病房醫療團隊又忙了四五天卻苦無時機,迫使我們必須面對「氣切」的關卡。

「那很醜耶,從脖子正中央伸出一條蛇樣的粗管子….會痛嗎?媽媽能接受嗎?」妹妹率先「發難」。

「但在一時拔不了管的現實下,氣切一定比插管舒服」,我端出專業說帖並訴諸感情:「作了氣切才能帶媽媽離開ICU…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待在裡面那麼久,除了感覺很差,且時間寶貴…」。

「那得先取得媽媽同意」,學法的妹妹思路井井有條,手中握著兩個女兒自製的超大祝福卡,打算利用訪視時間拿進去貼在病房牆上為媽媽打氣。

「那當然。上午提過,但她聽完使勁兒搖頭」,我頓了一下,「不急,讓我慢慢勸她」。

當預期病人插管將超過兩星期時,醫師會依學理勸病人及家屬改作氣切,但家屬常基於種種考量不買帳。這種場面見多的M特別交代我:「插管一兩個月也很常見,別太push。不少家屬還情願病人擺在(加護病房)裡面呢!」在台灣醫院一般病房無法實施完全護理的實情下,像媽媽這種病況不另請24小時看護或家屬輪班照顧是不行的。

 顧慮媽媽頭一次的反彈力道,過了一個週末才敢舊事重提。我將小白板立在媽媽眼前,邊說邊用麥克筆寫下氣切有哪些好處:「24小時都能和你在一起」,「兩手不用被約束」….媽媽盯著我強調的關鍵字好一會兒,終於點了頭。

 我不放心,趕緊打電話給妹妹:「晚上妳過來時務必再問一次,免得違背媽媽的心意」。雖然大家都認定媽媽已恢復意識,但身為一個看過數千次會診的精神科醫師,深知從昏迷逐漸甦醒的重症病人意識多變,遇上自己媽媽更要留心。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7-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