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人醫師】當面臨生命末期,我們要堅強地做出選擇…990622

  • 作者 : 資深精神科醫師 吳佳璇
  • 圖片來源 :

【關於本專欄】一段醫病故事,不同於其它貼心感人的診間紀錄,而是吳佳璇醫師與媽媽的生活點滴。當精神科醫師變成病人家屬時,在身份轉換之間,逐字寫下的心情日記。

【◎前篇: 病房外,最醒目的是家人們的祝福...

星期一傍晚,直屬學長請出我們的學長(儼如黃埔「期別」森然),神經外科黃醫師一同召開家庭會議,討論媽媽接下來的照護。

過去這一個多星期,肺炎引發的敗血症在抗生素大軍壓境下,幸運獲得控制;為了減少心肺負擔,學長還交代嚴格控制靜脈點滴輸入量,免得「人腫起來看了更不捨」。

幾天前,根據呼吸器秀出的參數,肺功能也一天好過一天,治療師試著降低機器輔助功能,媽媽卻一時還接不上;「這幾天是拔不了(管)了」,學長告訴一天探視三回的爸爸。

早在學長做下開會決定當晚,我一回家便找出前不久出版社要我推薦的新書《愛的選擇—如何陪伴療護與尊重放手》,讓爸爸「做好功課下星期才能跟醫師討論」。我真怕最近繃太緊又不善表達情緒的爸爸,當場借點滴怎麼給這類執行實務之題鬧起「彆扭」…

多年不見的大學長一頭華髮,神經外科醫師兼善急重症生命末期照護,想必是站上醫療不確定性最高點練就出的一身功夫。媽媽的癌末病情相對單純,大家都同意停止無效醫療,將減輕痛苦擺在最高位,而非一味延長生命…「我只要媽媽舒舒服服、漂漂亮亮的」,妹妹拭去眼角的淚,堅定地作了小結。

 家庭會議順利進行到尾聲,大學長用帶著中部口音的台語問爸爸:「歐吉桑,你有什麼看法?」

 會中一路點頭的爸爸先搖搖頭,竟扯起幾年前某個夜半被安養院召去送鄰居爺爺最後一程的往事。

 儘管兩位學長在吳教授超過一分鐘的獨白尾端忍不住露出困惑的表情,但我卻為爸爸跳tone的表現暫時鬆了一口氣---為鄰居爺爺料理後事,確實是他近期生命裡最接近死亡的事件,至於媽媽病篤這座情緒火山的岩漿,還不到噴發的時辰….

文章出處: Web only 2010-06-01 00:00:00.0

喜歡這篇文章嗎?你可以...

延伸閱讀Related Articles
你可能有興趣You Might Also Like
最熱門文章Most Popular
最新文章New Topics
活動看板Event
樂活專門店Best Buy
關閉 RSS